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省港情事

省港情事

號稱東方之珠的香港,在二次大戰之後,工商業的急劇飛升,造成地方上的經濟畸形發展,是冒險者的樂園,也是投機者的基地。

  趙文康自大陸潛逃到了香港,本擬找尋父親,繼續完成大學課程。

  那知到了香港,父親卻早已離開,據說是來臺灣,但卻沒留地址,在人地生疏之下,以他二十剛出頭的年齡,冒險不夠資格,投資經驗更差,好替人做雜工,希望以半工半讀完成學業。

  可是雜工是臨時性的,工作時常中斷,收入相當的微薄,所以他除了在貧民區租住了一個鋪位,勉強維持最起碼的生活,但要想積蓄求學的費用,也就相當困難,他壯志難伸之下,時常坐在海濱的石敦上,凝神探思。

  這情形看在一位風姿卓越的少婦眼里,常常思起一片好奇與憐愛之心。

  時常碰面,首先由點首而寒宣,原來這位少婦,名叫何艷秋,是一位將軍的姨太太,將軍陣亡之後,攜帶一女來港定居,就在海濱的半山區,購置了一間小洋房,女兒秀媛,前年以遺屬身份,申請來臺公費留學,現就讀XX國立專科學校。

  艷秋在聽完文康不幸遭遇之後,芳心里確實萬分的同情,就毅然邀請文康搬進家,住在客房里。

  她正徐娘半老,由於駐顏有術,看起來不過比成熟少婦大了一點,自從女兒去了臺灣,生活的負擔減輕,物質的享受,不虞匱乏,但就是有時覺得空虛和難耐。

  文康搬來以後,無形中就填補了這個空缺,給她的生命,增添不少的光彩。

  文康自幼缺乏營養,來港以後,一直僚倒坎苛,終日出賣勞力,還換不到三頓一宿,幾經折磨,所以看起來倒有將近三十的人。

  二人接觸一久,情感漸深,艷秋在整個的生活領域,起了極大的變化,要多和文康談上幾句話,心里就覺得舒適了許多,其馀空下來的懷縈惆悵,那就不必說了。

  有時候她們漫步山間,同上劇院,當然都是由艷秋主動,文康在寄人離下情況之間,有唯命的份兒,幸而艷秋待他精誠懇切,并不把他當外人看待,而自己也在少年坎苛下意志消極之際,自然萬事隨和,暫時樂得安定下來。

  是一個暮春的傍晚,文康飯後在後院納涼,忽然聽到「嗶啦!呼!」的一聲重響,接著就是艷秋頻頻呼痛的哼聲。

  基於互助的熱誠,他放開腳步走進廚房,見艷秋身穿一件浴衣,躺在地上哀哀呼痛,身旁還擺著一個小桶,倒了滿地的溫水,看情形她定是為了端取洗澡水而滑倒。

  文康一步近前,匆促中彎腰把住玉臂,至為關心的問道:「大姐,奶怎麼啦?」「哎呀!沒有什麼!就┅就是┅哎呀,腰間痛┅無力┅」話說到這,忽然頓住。

  文康蹲下身子,輕輕的把她扶了起來,還沒待他扶牢,艷秋已一手環住了頸項,秀眉深鎖的道:「痛!痛得很啦,康弟,扶我到房里去。」文康被她一語催促,也覺得坐在地上不像話,急伸手探向腰間,另一手扶住大腿間,猛一起身,把整個嬌身,捧的抱將起來。

  文康原無異心,靜靜的看著艷秋的神色,但愿她不要跌得太重就好。所以連發自艷秋身上的陣陣高貴香水氣息,也無心品味了。

  他移動腳步,慢慢的向房中走去。

  艷秋則含笑如怡,雪白的玉臂,像蛇一樣的緊緊纏住文康的頸項,芳心里一陣舒適和喜悅的感覺,異於尋常。

  文康來到床前,徐徐把嬌身放下,但因艷秋的手臂還緊緊纏在頸項上,也就順著一屁股坐到床沿邊上。

  艷秋暗叫一聲:「傻小子。」眉頭又是一皺,叫聲:「哎呀!痛!」「大姐,什麼地方痛?」

  「就是在腰間,請你給我看看!」

  當文康拉開浴衣兩襟,天真的探向腰間,這才看清艷秋早已全身裸露,玉體橫陳了。

  徐娘那超飽和的身體,豐滿挺突,處處都足引人入勝。

  文康年輕力壯,氣血方剛,在此溫香暖玉撫弄磨擦之際,那能有不動於衷的呢!

  他覺得有一團燙熱的氣流,自丹田直沖腦海,燒得全身酸麻,小二哥早已翹得筆直,抵在艷秋的粉腿上,雙目赤紅晶縈,幾乎要冒出火來,艷秋乃風月場中的過來人,故知其意,卻在有意無意之間轉了一個身子,讓大腿部份重重的擦著堅硬的雞巴。

  小二哥一經磨擦,欲火更告升騰,文康不自禁地俯身一伏,緊緊的抱住了嬌身,一陣狂吻。

  艷秋故意轉動身體,向床中擺正,笑迷迷的朝著文康,暗中喜著說:「這才像話。」

  文康情懷勃發,勢如奔馬,在迷蒙中胡亂的拉掉身上的衣服,貼身一伏而上。

  還沒待他鎮定身體,艷秋暗中玉指一拉,堅如火燒的鐵條,尤如一條進洞的蛇,輕易的鉆進了洞里。

  小二哥進了洞府,如磁吸鐵,雙方都覺得輕松親切,徐徐地吸了一口氣,文康頭一次與女人交合,心里充滿著一團疑云,酸癢酥麻,絲毫沒有預感。他忽高忽低的不規則抽插著。

  艷秋就不然了,她是經過風浪的過來人,久旱甘露,正如大熱天喝下了冷水,涼到骨里去。

  她兩腿高翹,雙臂緊摟,同時搖擺著圓而肥厚的臀部,利用格外豐滿的雙峰,重重的磨擦著文康的胸部。

  她雙眼微閉,笑口常開,桃花臉上,更染上一層艷麗的光輝,真是風騷不減,艷味無窮。

  可是她今天遇上了門外漢,絲毫不曉得品嘗,是赤紅著臉,張大了雪亮的眼睛,沒頭沒腦的一陣亂插。碰上了這種貨色,只好徒呼負負,但聊勝於無。

  文康抽得實在不習慣,一下子忽然停頓了下來,慢慢的說道:「大姐,我的膝蓋有點痛!」

  「傻子!以後不要再叫我大姐了,叫我的名字就好了!」「那怎麼好意思呢?」

  她嘟著口說:「哼!你真是的,這有什麼不好呢!嘻嘻!快點,時候不早了!」她拍拍文康的屁股催促道。

  「我真不曉得┅會這麼累?」

  「那你還是頭一次?」

  她有點懷疑,若大的人了,連這一點都沒試過。

  「說實在的,自大陸逃來此間,這些年來,單是衣食,都夠我傷腦筋了,還要計畫著升學,那有心思想到這一門,今天晚上還是頭一次呢!」他委婉的說。

  聽說他還是童男,芳心里益增喜悅和憐惜,這和女人初夜開包一樣,都有占有和犧牲的勁兒。

  「你真是一個難得的好男子,以後你還想升學吧!」她無限愛憐的輕撫著文康的臉。

  「自然要呀,可是那一筆學費真傷腦筋!」

  「弟弟!只要你有這個好志愿,肯上進,一切學費,就包在我的身上。」「姐姐,奶真是對我太好了,我不知道應該怎麼來感謝奶呢!」「你又來了,什麼姐姐,姐姐的,以後我們是┅」說到這,故意頓住,媚眼漂向文康臉上,等待著接續下去。

  風騷嬌媚,益增銷魂,文康情不自禁的問道:「是什麼呢?」「是┅是夫妻呀!嘻嘻!」

  她自動的仰上了嘴唇吻貼上去。

  柔潤的舌頭,送入口中,文康這次可嘗到了溫柔中的甜蜜,突地用力一吻,兩片舌頭貼得緊緊的。涎津相吮,情意更高,艷秋頻頻的顫動著屁股,頂著小二哥在洞里漸漸有點悶不住了。

  文康一陣心熱,特別小心的擺好姿勢,把全身的重量,慢慢的壓在艷秋的身上,以便減輕膝蓋骨過重的負擔。

  姿劫稍微一改,信心逐漸增高,小二哥又恢復抽動。

  二度進攻,技術總算熟練了許多,他也知道了抽得高才能夠插得深,雞巴抵到了根部,滋味也就加強。

  嘗到了甜頭,精神更加振奮,速度愈來愈緊。

  他意態幽然,手指緊緊捏住豐滿的雙乳,揉搓捏弄,不遺馀力,惟恐它突然會飛去似的。

  艷秋好久沒有嘗過這滋味了,平日間深為自己後半生的寂寞惆悵,想不到竟落到這年青人的身上,而且無意中被自己發現,弭補心靈上的缺失。

  她心特別的歡暢,臉上洋溢著無邊的笑意,這時見縱深抽插,逐步加強,給她這塊久旱的田地,用力的深耕,芳心里更起無窮的憐惜。

  她輕捏雙肩,柔聲的甜笑道:「弟弟!慢慢┅的用力點吧┅哎呀┅姐姐的穴里場┅真緊┅癢呀┅唔┅」

  文康正如神游太空,根本就聽不懂哼的志旨,一味的悶聲著干。

  像他這樣頭一次毫無經驗的交合,再怎樣也無法持久,事實上他也沒想到持久。

  正當艷秋哼著歌,文康猛覺腰部一陣酸麻,順輸精管直沖馬眼,一股熱精,沖射而出。

  他急欲制止,但為時已晚,只叫得一聲:「姐姐!我┅」熱精射進花心,即熱又燙,艷秋已理會得是怎麼一回事了,不待他說完,連忙以手撫額道:「弟弟!你累了,休息一會吧!」萬種柔情,千般蜜意,盡在這輕撫中。

  文康一泄之後,正想翻下玉體休息一會,但被她這種無限的柔情所感動,興奮不減當初,一時舍不得釋手。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我和趙姐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双色球50万大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