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性目的聚會

性目的聚會

電話鈴響起,急急的聲音穿過欣雨的夢,她拿起話筒傳出脆生生的聲音:

  “欣欣,是我。我們快到了。”

  “哦,小菲……”懶懶地伸著腰有些迷糊地說著。

  “你干嗎呢?不會是不歡迎我吧?”嗔怪的聲音嬌俏地說著。

  欣雨徹底地醒了,笑著說:“哪啊哪啊,我睡著了,正夢見你呢。”

  “嘻,是只夢見我嗎?”電話那邊的聲線摻著一絲調皮。

  欣雨瞇了一下眼睛,“不跟你貧了,都給你們收拾好房間了。晚上我下廚給你們洗塵。”

  小菲是欣雨的大學密友,倆人一起上自習,泡舞場,一起跟男孩子們瘋玩,真真假假的戀愛,純真的傷情……小菲是那種漂亮時尚的女孩子,三圍是魔鬼身材。她們曾經一起喜歡阿野,后來小菲遠嫁重洋,而欣雨跟阿野走到一起。一年前小菲跟健一起回上海做化妝品的代理。有了網路就少電話了,兩人在MSN上經常聊天,已為人妻可當初在一起的快樂心情卻依然如初。因為各自在不同的城市一直沒有見面,幾個月前小菲說起要到北京做分理處,兩人興致勃勃謀劃見面,欣雨說起新買的房子太大要不一起做個伴,反正現在的這套房子是上下復式,當初設計裝修也即可獨立也可想通的。聊得多了小菲一再地說起健是如何如何的帥,并隱隱地提到他們夫婦兩人的另類生活,讓欣雨異樣。

  初春的氣息在窗口飄浮著,欣雨看了看表已經3點了,阿野一早說約了朋友就出去了,自己早起去練球然后做facial,吃了午飯看了一會兒書就睡著了。昨天已經把樓上的套間全部換新并打掃好,這會兒其實也沒什么事。起身做在梳妝鏡前,絲質的黑色小睡裙把白色的肌膚襯得分外嫵媚,看著鏡中的自己輕輕地把絲綢褪下來,慢慢地撫著自己的肩,欣雨想著阿野,他們在一起已經兩年了,朋友都當他們是一對兒,可是她知道他還沒有玩夠,他永遠止不住去追尋女孩的新奇感覺。所以有意無意地她并不說破他,只是她有時奇怪自己為什么不嫉妒。

  常說在意就是愛了,如果不在意就是喜歡,可是她知道自己愛他,只是她知道如果孩子沒有玩夠你要是強把他留在家里,他一旦逃掉心就再也不會回來了;她只在這里守著,因為她知道阿野是在追尋感覺,他只對她有情。青春在時光中一點點走掉可是欣雨卻愿意這樣守候,她從不提婚姻,只是有一次在茶樓的溫暖燈光下阿野說:欣欣,你嫁給我做老婆吧。稍一遲疑,心頭是萬般委屈,只一刻他便笑了,不再提過。

  一年前他們合著買了這套房子,上下做了分隔,好象住在一起又好象是鄰居。

  有時候欣雨想大概自己就是喜歡這樣若即若離的感覺。阿野并不是每日回家過夜,欣欣不能確認他是否有別的女人,不過她并不理會這些念頭。認識兩年了,他們還會有徹夜的聊天和傾談,永遠又如何,性的專一又如何,她陶醉于那樣親密的享受,似乎是在吸一種涼涼的煙,淡淡的癮她無法戒掉。小菲每次說起她這個樣子就急急地氣,如何可以這樣,女人的青春很短的。你不可以由他,你要想明白他為什么會一次次被別的誘惑,你既然可以跟他心靈相通卻為什么他要尋找別的性愛。欣雨也不明白,遇見阿野前她也曾經很放縱情欲,可是跟阿野的一夜后她便安靜了,性成了愛的附屬,她很少在床上瘋狂,卻更享受相擁相對的時光。

  之前她曾在網路上認真地問小菲:愛和性是否可以分開?小菲說:寶貝,等我們去了我告訴你。其實在聊起這個話題前小菲一直讓她幫著找房子的,后來聽說房子大什么的就同意先做鄰居,還逗她:我老公好帥的,好多女孩子都愿意跟他上床。你會不會呀?欣雨在網上做鬼臉,說pei……:P。

  她打阿野的電話,不在服務區,這樣的情況經常發生,不過今天卻有隱隱的異樣。知道為什么有欲望的火焰在心底暖暖地烤著她。去梳洗了選了一件半休閑半家居的恤衫和一條7分的褲,腳上穿了一雙大朵玫瑰的紅拖鞋。去廚房在火上燉了烏雞參湯。便坐在廳里翻著一本佛學的書。夕下的陽光照在屋里羊皮的地毯上,她想著當初和阿野在陽光下一起翻云覆雨的樣子,臉頰上漾起紅暈,他們許久不再那樣的濃情了,做愛成了菊花的清茶。夢一樣的想著許多的往事,門鈴響起象之前的電話把欣雨輕輕地嚇了一跳,高興起來跳著去開門,門外的小菲青春如昨,眉眼間是成熟的眼風,她的身邊是一個高個的男人,看到他的時候,欣雨一下子幾乎不能呼吸,英俊帥氣那些詞都不靈,那是一股男人氣一下子包圍了她,小菲笑著伸開雙臂把瞬間的失態打破了,一下子兩個女人相擁在一起,輕輕地嬉笑:“哇,整個一俊男靚女,這下我可養眼了。小菲你可真是越來越漂亮了,你老公真的好帥埃”

  “你也不錯啊,瞧你這皮膚好嬌嫩埃”小菲伸手撫我的臉。

  “我說你們不會就這樣站在門口互相吹捧吧?”男人磁性的聲線穿透著耳膜。

  欣雨感覺到許久未有過的心跳。她本以為自己不會因為純粹的外形而為男人心跳的。

  “嗨,不好意思,我帶你們上去。”再走上一層,開了門,欣雨拿了他們的行李進屋,“是復式不過我們把中間做了隔層,在屋里用旋梯上下,鎖了樓梯口兩套房子就分開了,可以各走各的。”樓上這套一居室基本上是按欣雨的想法布置的,柔和的燈光,整個的色調是淡綠和暖黃色。“怎么樣,阿健,大老板,先在我這兒委屈一下吧。”指給他們洗手間的設施,臥室里是一張加寬的大床,欣雨對自己的品味很有信心,她知道這兒會是他們喜歡的地方。她感覺到阿健的眼光在追隨她,而小菲眼里是隨意縱容。“你們先洗一下,休息一會兒,今晚嘗嘗我的手藝。”欣雨走到沙發邊上按開移動的隔板,走下樓梯,腿有些軟軟的。

  手機發出短信的提示,是阿野留話說朋友有事晚上不回。,她拿起手機,用姆指一字一句說:“親愛的,我好想你好好地愛我一次,你要是不回來,我就找另人愛我了。”按住send的時候她異樣的冷靜。

  慢慢走去廚房拿出準備好的牛肉,用錘子敲打得松開。又看了一遍用的配菜、酒、西餐具。大概有40分鐘就會弄好晚餐。最近比較閑,欣雨在學做西餐,幾次被阿野稱贊后她便開始認真研究起來。

  小菲換了一襲絲棉的裙下樓來,跟她一起坐在沙發上。互相看著,兩個女人都笑了。小菲坐近了問:“你的騎士呢?”

  欣雨不知怎樣答她,只遲疑地說他今天有事晚上不回來。

  小菲認真地看著她,迎著低下去的眼眉,“欣欣,你一點兒都沒變,還象那個純情的女生。你知道男人沒有不貪吃的。你不能這樣由他去,你要改變自己跟上他的節奏。讓他更多地為你著迷。”

  “可是我不知道應該怎樣,他有時候說要帶我一起去玩夫妻聚會,可是我接受不了,又不能阻攔他。”

  “傻丫頭,如果你愛他你就要改變自己,兩個人首先要是朋友才會是永久的夫妻。你看朋字是兩個月,一般高的。你以前也不是這樣認真的,為什么現在?”

  “以前沒遇到愛只能隨意用性來填滿,可我愛上了反倒無法放開自己。”

  “唉,欣欣,看來他是個壞家伙,只知道自己開心,卻沒有教會你享受性愛。” 一線詭意在小菲的眼角閃過,就想很多年前她們一起在宿舍的床上議論男孩子時說悄悄話。“你說阿健帥不帥?”

  欣雨知道他們一直都有找女孩子一起玩性愛三人行,不過沒想到小菲會這樣口氣問自己,有些愣怔著,不敢想她的潛臺詞。

  “小菲,你們聊什么呢?”健的聲音從樓上慢慢下來,順著看過去,阿健站在那里上身是byford黑色的純綿背心,勾勒出優美的胸肌,赤裸裸的性感又一次漫上心頭。欣雨模糊地想起她已經有一個多星期沒有做過愛了。

  “沒什么,老公,欣欣說她肩周不舒服,要不你幫她做個肩頸放松。”

  “是嗎?”健走過來站在身后,手撫住欣欣的肩。有些莫明的狐疑,可是感覺到他們夫婦的默契,而那雙手讓她一下子松馳下來,揉按著肩頭和肩胛,純正的按摩手法,“唔……”舒服得閉上眼睛,在喉嚨里發出輕輕的呻吟。那雙手傳遞著男人的氣息,慢慢地撫弄她的肩頭,寬松的恤衫領口本就松松,那手順著鎖骨滑下來,手指探入胸罩里,好象有一個漩渦在吸,她心底有些掙扎,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有渴望,撫過乳間的手指輕重有致地燃燒著她,欣雨許久沒有這樣清晰的肉欲感覺了,吻落在背上肩頭,那里是她的性感帶,她閉著眼睛在男人的氣息里戰抖。

  有一只柔軟的手帶著尖尖的指甲隔著薄衫劃過她的大腿內側。欣努力把暈眩的眼睛睜開,而他們正在她的上方吻著。而健的手指已經在她的乳尖摩挲,他們性感地吻著,舌尖相互索取發出親密的聲響,那雙握著乳房的手慢慢抽離開去,她有模糊的遺憾,想拉住那些讓身體快樂的手指。欣知道健在脫去上衣,緊接著健壯的男人胸肌貼著她的后背,性感的唇含著了欣的耳珠,舌順著耳環的邊緣輕輕地頂著,一下一下由往頸間移動,欣有著長長的頸,她知道那會讓男人喜歡,心中想著時她已經完全濕了。從心里到身體每個地方,眼底泛著迷蒙的霧氣。好多次阿野在沖刺她身體的時候都會描述這樣的情景,問她是否愿意,她都會在最后一刻逃掉,她說那樣會損傷她對他的心。可是現在……她的身體是如此的柔軟,感覺如此美好,她象在期待一份美妙的盛宴。那,阿野在哪里呢?

  “寶貝,舒服嗎?”健在欣的耳邊低語,磁性的聲音在耳膜里帶來性感。

  “唔……”欣不知如何作答,只是希望他的手指再次扣擊她的肌膚,再一次有手順著平坦低腰的褲滑向平坦的腹部,這手是肉感的菲的手,按壓著欣的小腹,用女人最準確的神經撩撥著她。健已經從后面繞到前面,站著時他的腰間正對著兩個女人的臉,小菲拿起欣發抖的手觸碰正在脹大的部位,只一下欣感覺到強壯的男根在微微地跳動。小菲貼著欣耳邊說,“他那里很大會讓女人很舒服。你想不想試試?”嫣紅在欣的肌膚上綻放,她聽見自己輕輕的喘息。

  健坐在欣的側面,強壯的胳膊抱起她一些,手從恤衫后面解脫了胸衣的搭扣,小菲卻從腰后褪下了欣的褲裝。欣輕輕地呼了一口氣,靈魂跑出了軀殼。菲的裙用一根帶子纏繞起來的,拉下側面的蝴蝶結整個就滑下來,她的卷發披散開來,裹著身體是一身性感內衣,胸罩只有兩塊小小的三角縛住鼓脹的乳房,菲柔媚地撫著自己的身體,象蛇一樣扭動。從來沒有如此近地看過女人的肉體,欣不由自主地用手覆住眼前的渾圓柔軟,隔著絲質的衣料撥弄著已經突起的乳頭,她有把它們含在唇間的沖動。

  小小的丁字褲兩邊是亮晶晶金屬搭扣,阿健咬住欣的乳頭卻把手熟練地從小菲平坦的腹部滑下,在腿間揉按著。小菲一下子好象屏住呼吸,然后長長地“礙…”阿健微微地換了一個姿式,放松了欣,抒展地坐著沙發上,小菲從碎羊皮拚成的地毯上爬過去,白色的裸體跟深色的羊皮映襯成極性感的味道。趴在阿健的腰間她輕輕拉下三角的內褲,前面已經高高地鼓起她不得不拉高繞過,粗壯的男根蓬勃而出,小菲被健用力拉向那根青筋盡露的陰莖,欣看著那挺撥的莖身消失在小菲紅艷的唇間,純粹的肉欲氣息令她窒息。小菲吞吐的樣子讓欣一下子明白為什么很多人會對男性的生殖器會有崇拜信仰。

  披散的卷發和男女的肉體形成無比艷麗的性感圖畫,健已經發出嘆息。過了一會兒小菲換過纖纖的手指握著那高昂的龜頭,卻伸過來吻住呆呆的欣,第一次接觸女人的唇原來有特別的膩香,小菲伸過舌尖裹住欣的,一點點降低高度把欣牽引到那根昂然挺立的男根前,她們的舌一時松開滑向龜頭又會一起親吻,發亮的龜頭上滲出晶晶的一滴,兩個舌尖一起舔時會拉出長長的線。欣嬉笑著忘記了自己,只有著魔般的的甜膩相親,她滿心地愛眼前的這一對人兒,想跟他們融為一體。菲不老實的小手從欣的腿間滑向腿間的隱秘處,濕濕地淫水把已經順著腿流下來了。

  健把菲臉上的發絲繞著,問:“寶貝,她是不是跟你一樣臊啊,要不要我用小弟弟干她呀?”

  菲輕喘著說,“是呀,她的小臊逼流了好多水了,流得我滿手都是。”“那你把她放好,我要插她。”阿健抽出欣唇間的粗莖,把她按得路趴在沙發上,自己跪在地上,喚著:“老婆,來幫我插這個小臊逼。”小菲的手捉著那硬硬的莖身一點點地插進字欣的私處。“啊,”當阿健握著欣的腰一下子頂進全部,欣全身抖著。阿健沒有停頓開始發力地狂抽猛進來。

  性欲想節日最大的禮花從子宮深處爆裂開來。插了幾分鐘,他翻過欣讓她坐在沙發上,分開腿,然后讓小菲撫著自己的陰莖讓欣看著一點點送進流著淫水的陰道口,卻不再抽動。小菲在不停地給自己手淫,站著讓健給著她口交了一會兒,就趴在邊上將唇親在欣發亮勃起的陰蒂上,象小狗一樣吸舔著。欣無法控制一下子泄了,陰道一下一下收縮夾著里面的陰莖。阿健享受地看著她軟綿無力的模樣,等潮涌過去又開始慢慢地抽插,又拉過小菲來親,莖身從欣的陰道口出來帶著白色的漿汁又經過小菲柔軟的唇舌含住,然后又劃過唇舌消失在淫蕩的私處,小菲乳房在阿健的擠捏變換著綺麗的樣子,手指在自己的下面不斷抽插著,健示意讓小菲趴在地毯上,然后將陰莖抽離開欣從后面插進出了菲淫汁四濺的小穴口,插入菲健變得瘋狂,他把菲用力的拉起,她只用腳和手挨著地支撐著自己,成了個拱形,屁股翹得好高,健用力地打著小菲的屁股,啪啪的脆響,只幾下白色的屁股上就滿布著紅色掌印,小菲妖冶地扭動著,激烈分合的肉體將流下的白色汁液磨成了漿汁。健站在那里用力頂著四肢著地的菲,一只手從交合的地方按向菲的菊門,手指在菊門里配合下體的抽插動作,空氣里滿是性的味道。

  兩人變換了姿式,小菲跪在了地上,健撥出陰莖,抵在了菲咖啡色的菊門上,欣看著壯碩的莖身在小小的菊門前停住時屏住了呼吸,眼睛都不眨了,那么緊密的地方怎能容得下?龜頭頂住菊門一點點撐開,圓圓的肛口被分開,周圍的原本凹下去的地方由于異物的突入分開鼓起,肛口因為生理的反應在奮力推夾著男根。

  健微皺著眉展腰推進,龜頭沒入肛口,最緊的那一圈肌肉已經突破,沒有停頓,粗壯的莖身一路分開肛道突了進去。完全抵入時健抱住叫得沙啞的菲停住了,他轉過頭叫欣:“來,寶貝,下去舔她的小穴,咱們把她搞翻。”欣配合著,她鉆到菲的身下。

  男人釘入菊門的地方緊密交合著,陰囊垂在滿是淫水的穴口上方,陰蒂勃起,晶晶發亮象一粒美麗的雨滴珍珠。欣的舌劃過睪丸然后吸住那粒珍珠,她聽見健和菲此起彼伏的的呻吟,健開始在肛道里抽插,她用手揉著菲的陰蒂,手指伸入陰道隔著那層薄薄的膜她感到另一腔道進出的陰莖。滿手是不斷滴下的淫水,一陣陣地漸漸感到陰道里發緊,菲大叫到了,欣的手指被一陣陣地夾住,女人的潮涌幾乎噴了她的一臉。健的喉音也粗起來,猛地將男根深深地釘住菊門,可以感到他的收縮,陰莖在噴射后軟了下去,收縮的菊門迅速把它擠了出去。阿健放松身體,趟在地毯,摟著小菲,欣拿過茶幾上的紙巾為他們清理戰常然后也軟在沙發上。

  許久,欣雨睜開眼吐出一口氣,看著他們笑著說:“你們倆可真夠瘋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是倆大流氓呢。”

  菲縮在健寬闊的胸懷里慵懶地笑:“性愛真好,有時候我都想死在這件事上算了,不會再有什么可以超越這種感覺。”

  腿間的溫熱冷下來變得干凝,欣想起阿野,此時此刻他會在別的女人身體里嗎?性欲并沒有退卻,沒有愛的性總帶給欣悵悵的失落,跟了阿野兩年從未有過其它的男人,可是今天子宮深處的欲念被喚起將她變成一個饑渴的簡單女人。裸著身空氣流過肌膚,她走去洗手間用水冷卻心頭的火。沖著涼裸著的阿健擁著菲拉開隔水的簾笑盈盈地看她。

  唉,這個該死的丫頭。現在怎么變成色女了,真拿她沒辦法。欣雨心中嘆著氣。睜著大眼睛笑著說:“我要去做飯了,不許再動我了噢。你們也好好洗洗,然后幫我收拾一下我的客廳。”兩人站在那里笑只不理她。人真的很奇怪,理性和非理性可以順滑地接合。

  裸著身子去廚房弄吃的,煎牛扒淋上汁,做好配菜,準備紅酒。欣想起以前兩年跟阿野的相遇,大家是網絡的朋友,也心知肚明是性目的聚會,那天的主人準備的很好,大家都玩得盡興,只是她跟阿野做完后就聊了起來,竟然聊了一夜,然后欣就搬來跟阿野一起,就再也沒有參加那樣的party,不過她知道阿野還是去玩,她收心改變心甘情愿。愛是一種化學反應,她被那種反應填滿。因了那樣的原因認識,她就越發地想改變是想在潛意識中證明什么,只是要證明的內容她并不清楚。人生苦短,其實自己只是一個俗人,想在凡間享受些自己的樂趣罷了。可能命是如此,她竟不能守住自己的心,會跟他們夫婦一起做愛。她真是很想要一次瘋狂的性愛。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愛打麻將的騷婦 下一篇:留學時候的女房東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双色球50万大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