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劊子手的女人

劊子手的女人

「死鬼,你到底要搞多久?」小乙嫂低聲罵著。

    小乙彷彿沒有聽見,他坐在擺在妻子面前的大板凳上,右手拿著一把竹子削的牛耳刀,左手伸在妻子的襠下摳弄,眼睛地勾勾地盯著小乙嫂的乳房出神。

    這是小乙家的柴房,也是他進行研究的地方,小乙嫂便是他的模擬試驗對象。
    燕小乙作省衙的劊子手已經是第五代了,自從干上了這個行業起,燕家就是全省最敬業的刀手,小乙也像他的祖輩一樣努力。

    柴房的墻上釘滿了鐵鏈鐵環,釘子上掛滿了一盤一盤的麻繩。

    屋子正中立著兩根半尺粗的木柱子,此時小乙嫂的手腳正綁在那兩根木柱上,頭發也被拴在房樑上,整個人被拉成一個巨大的「火」字,雖然不住地扭動,卻一點兒也無法擺脫困境。

    小乙嫂是個漂亮的女人,自從十四歲嫁給小乙,到現在雖已整整十二年,也生了兩兒一女,但仍然保持著花季少女一樣的肌膚和處子一般的身段兒,她的身上什么都沒有穿,精赤著雪白的身子,兩顆奶子挺挺實實,僅略略下垂,隨著身體的掙扎擺著,一叢漆黑的陰毛從小腹下的小丘上一直延伸進分開的兩腿中間。
    憑她這樣的美貌,這樣的赤裸、這樣不堪的姿勢和這樣的扭動,沒有幾個男人看了會不動邪念,但偏偏燕小乙就能坐在一邊看著,卻毫無反應。

    燕小乙不是沒有反應,其實他不光在反應,而且反應還十分強烈,時時燃燒著他的心,他的下半身早就硬得像鐵棒一樣,只不過在他的臉上沒有表現出來罷了。

    因為他正在細心地研究著,研究著究竟應該怎樣落刀,又能讓那女人疼痛地尖叫,又能不讓她出太多的血,還能讓臺下的男人們大飽眼福,大叫過癮。

    小乙嫂已經不是第一次像這樣綁在這里讓丈夫研究了,最初的一次是他剛剛當上劊子手的時候,那一次把她嚇壞了,不過現在早已習以為常。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作為女人,支持丈夫的事業是天經地義的事,這一點小乙嫂非常清楚。

    她還知道,不能親手執行一次凌遲刑是丈夫操刀十年來的一塊心病,因此丈夫一有時間,就會把自己脫光了綁在這里,然后他坐在長凳上長時間的研究。

    他會撫摸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膚,細心地問自己的感覺。

    盡管丈夫這樣的作法也許看上去很不雅觀,但那卻是他的職業,而且是正經八百的職業,所以她慢慢地習慣了,接受了,甚至還有些喜歡,因為每當這樣的研究的最后,都是一陣近乎瘋狂的抽插,那可是十分投入的抽插,決不是每個為人之妻的女人都有機會享受的。

    這一次丈夫研究的時間已經很長了,小乙嫂估計他應該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所以她用輕聲的,帶著些難為情的慎怪去喚醒他。

    「哦!」小乙彷彿真的被喚醒了一樣地應了一聲,然后從長凳上站起來,把手中的竹刀扔在一邊的小桌上,脫下自己的衣服,把妻子胸貼胸地摟在自己的懷中,下面的肉杵很順暢地便滑進了小乙嫂那早已流得像泉眼一樣的洞穴中。

    小乙的雙手緊緊地摟著妻子光裸的后背,滾燙的陽具彷彿是在對付自己的敵人一樣惡狠狠地在妻子的下身頂著,把小乙嫂插得像受刑一樣「嗷嗷」地叫著。
    聽著那叫聲,燕小乙干得越發起勁兒,嘴里也開始惡狠狠地罵起來:「我叫你風光!我叫你風光!你以為你是誰?!叫你風光!現在怎么樣?還不是挨老子肏?!」

    小乙嫂聽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她沒有發作,依然盡情享受著丈夫帶給自己的快感。

    她知道那女人是誰,雖然她沒有見過她,但她相信她真的很美,因為她相信自己的丈夫是一個見過無數美女的男人,能在他的心里佔有一席之地的女人,恐怕這個城里沒有哪一個男人會不動心。

    那個女人就是劉家大少奶,被稱為全省第一美人兒的劉大少奶,也是在這省城之中,唯一一個美貌堪與自己媲美的女人。

 燕小乙心里想的果然是劉家少奶。

    劉家少奶比自己的妻子小得多,只有二十歲出頭兒,是劉大少爺從法國帶回來的,據說還沒有生過孩子。

    小乙見過她,城里很多男人都見過她,因為她從不在乎拋頭露面,跟著劉大少在省城里開講堂講學,幫著分發講稿和小冊子,有時也親自開講。

    她不像小乙嫂那樣是個非常古典的美人兒,而是帶著一股小乙說不出來的新鮮的味道。

    她有一張白凈的瓜子臉,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鼻樑很直很高,嘴唇不薄不厚,她的個子高高的,穿著一條洋裙子,更顯出挺凸的胸脯和細細的柳腰,她還穿了一雙鞋跟高高的洋皮鞋,使她偶而露出一點的腳踝和腳面顯得特別性感。
    大少奶每每言之滔滔,同她丈夫一樣的有學問。

    小乙第一次看到,就被她的美艷吸引了,以致於自己老婆的「第一美人兒」稱號被輕易奪了去,他也始終帶著愿賭服輸的心態。

    城里的男人們都愛去聽劉大少講學,不過大都是為了一睹大少奶的芳容,小乙也去過一次,后來不知怎么被老婆知道了,便不讓去了。

    小乙不是不想去看劉大少奶,不過他可不敢得罪自己的老婆,因為老婆也曾是個大家閨秀,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有錢,還念過幾天書,而且丈人家又破落了,這樣美貌的女人是決不會躺在自己的被窩兒里的。

    小乙知道,劉大少奶雖美,卻是人家的老婆,劉家是省城的巨富,比自己有錢有勢力的人多了去了,都不敢有非份之想,再怎么也輪不上自己去覬覦人家的老婆,所以犯不上為了一個根本得不到的而丟掉已經到手的。

    雖然如此,在心里,小乙卻從來沒有停止過對劉大少奶的幻想,恐怕這城里除了劉大少之外,就沒有哪個男人不把大少奶作為自己的夢中情人了。

    她完全有理由在心里寬恕自己的丈夫,因為他雖然心里想著的是劉大少奶,雞巴卻是實實在在地插在自己的身體里,他雖然每天用竹刀在自己的要害部位比比劃劃,但真正的尖刀卻會插在劉大少奶的襠里。

小乙嫂可不是世俗的女人,雖然丈夫干自己的時候,心里想的是大少奶,但小乙嫂并不真的那么在乎自己的這個對手,至少她知道,她并不需要嫉妒一個要死的女人。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按摩小青年功夫不錯 下一篇:難為二度春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双色球50万大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