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拉破絲襪干隔壁極品騷婦

拉破絲襪干隔壁極品騷婦

“宋硯是嗎?薛少有請,跟我們走一趟吧!”宋硯剛走出教室,兩名高大的男生迎面走過來,昂著腦袋一臉傲氣的向他道。

  宋硯微微一愣,所謂的薛少應該是學校里的四大惡少之一,自己貌似和他并沒有任何交集,他找自己干甚?

  “磨蹭什么,趕緊走!”看到他在發愣,其中一名男生不滿的推了他一下。

  “好,我這就跟你們走。”宋硯好似唯唯諾諾的點點頭,跟在了兩名高大男生的身后。

  學校操場旁的小樹林內,一名留著長發的男生雙手插在褲兜里,背對著宋硯站著,將宋硯夾在中間的兩名學生恭敬向他道:“薛少,我們把這小子帶來了。”

  長發男生緩緩轉身,目光略顯凌厲,眉宇間掛著幾分冷傲之氣,忽然,他嘴角浮現一絲玩味之色,伸出食指向他勾了勾:“宋硯,知道為什么叫你來這里嗎?”

  宋硯疑惑的搖搖頭:“不知道。”

  薛元城嘴角玩味之色更濃:“先扇自己兩個耳光,我再告訴你怎么回事。”

  聞言,宋硯臉色微變,眸子中更是閃過一絲寒意,他在學校里一直低調做人,并不代表就能任人欺負。

  “薛少,我自問沒得罪過你,你這樣做是不是過份了?”

  “過份又如何?”薛元城不屑撇撇嘴:“就你這樣的窮屌絲,本少一根手指都能摁死大片,剛才是自扇耳光兩下,現在,本少改變主意了,跪下自扇耳光十下,算是對你頂嘴的獎勵。”

  宋硯站在原地沒有動彈,眸子中卻閃過惱怒之意,這個薛元城簡直欺人太甚。

  “媽蛋,薛少讓你跪下,還站著搞毛!”薛元城的一名跟班罵踢向宋硯小腿,打算將他踢倒在地。

  忍無可忍!

  宋硯怒了,一步邁出,避開對方的攻擊,冷冷的盯著他:“你們不要逼我!”

  “呦呵!還敢躲,膽兒挺肥嘛!”王飛戲虐說著,就朝宋硯撲上來,抬手一個巴掌甩過來。

  薛元城將手插回褲兜,微笑看著這一幕,他的兩個跟班都是打架的能手,既然宋硯那小子不識趣,就多讓他吃些苦頭。

  另外名跟班也站在原地沒有動彈,在他看來,對付宋硯,王飛一個人已綽綽有余。

  眼看王飛的手掌就要落在宋硯的臉頰上,忽然,宋硯往后退了一步,避開了王飛的手掌,接著,他干脆利落的甩出一巴掌,正中對方臉頰。

  “啪!”

  一記清脆且干凈利落的巴掌聲響起,接著就見到王飛踉蹌退后幾步,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著宋硯,他沒想到,宋硯不但敢還手,還狠狠給了他一巴掌。

  臉頰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感讓他又惱又氣,雙眼更是隱隱泛紅:“雜碎,老子要弄死你!”

  于是,王飛咆哮著,再次向宋硯沖去,右臂揮出,直奔宋硯面頰而去。

  見狀,宋硯雙眼微微一瞇,陡然踢出一腳。

  “砰!”

  被踢中小腹的王飛應聲而飛,跌落在兩米外。

  “廢物,連個窮屌絲都收拾不了,你們兩個一起上!”一旁的薛元城冷喝道。

  另外名跟班將王飛扶起,面色不善的盯了眼宋硯,然后就一左一右向他沖去。

  一拳依舊打向宋硯面頰,另外一腳卻陰狠的踢向他的雙腿間。

  “找死!”

  宋硯輕喝間,飛竄而出,徑直來到兩人中間,身兩條手臂好似兩條鞭子飛抽而出。

  “砰!砰!”

  被他手臂砸中胸口的兩名男生踉蹌著后退,接著一屁股跌倒在地,撫著胸口,感覺有些喘不上氣,看向宋硯的眼神不由多了幾分畏懼。

  宋硯回頭,冷眼盯著神情略顯驚慌的薛元城,并抬步向他走去。

  “你站住,不要過來!”薛元城喊道。

  不過宋硯沒理會,接著,他走到了薛元城面前,伸手一抓,就扣住了他的脖子,狠狠甩出兩個耳光,直打得薛元城的臉啪啪作響。

  放開薛元城,宋硯退出兩步,盯著他問道:“說,為什么要找我麻煩?”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不?”薛元城沒有回答宋硯,而是怨毒的盯著他道。

  忽然,宋硯邁步上前,再次扣住了薛元城的脖子,并左右開弓給了他幾個巴掌,眼神中閃過兇狠的光芒,逼問道:“薛元城,不要挑戰我的耐性,說,為什么找我麻煩!”

  接觸到宋硯那如同野獸般的眼神,薛元城心中不由涌出一股恐懼之意:“是……是因為向菲菲!”

  聽到這個名字,宋硯神情微楞,沒想到薛元城居然是替向菲菲出頭,腦海中不由閃過一個身穿白色連衣長裙,氣質如同蓮花般純凈女子。

  向菲菲,圣夜中學的氣質女校花,她是藝考生,平時很少來學校,即使如此,愛慕她的男生也非常多。

  宋硯猶記得,在去年圣夜中學的元旦晚會上,向菲菲以一身白衣彈奏了一首古箏曲,那優雅高冷的模樣簡直如同從畫中走出的仙子,那晚,她幾乎征服了在場的所有人,也給他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昨天下樓,他不小心撞倒向菲菲,看來薛元城就是為了這件事替向菲菲出頭。

  “是向菲菲讓你來的?”宋硯下看著薛元城問道。

  “不是,不是,是我自己來的,向菲菲不知道這件事。”

  宋硯笑了,并放開了薛元城:“記住,以后沒事別來招惹我!”

  說完后,宋硯扭身就走,薛元城是個富二代,因此他身邊聚攏了一批學生,不過他卻沒將他放在心上。

  看著囂張離去的宋硯,薛元城差點把自己的牙齒咬碎。

  圣夜中學,高三九班。

  班主任閆偉民面帶怒氣的走進教室,重重將課本放在講桌上,頓時,教室里的氣氛變得緊張。

  閆偉民目光落在教室最后一排,一名趴在課桌上睡覺的高大男生身上,心頭的怒火再也無法壓抑,冷喝道:

  “宋硯,站起來!”

  宋硯從座位上站起,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茫然的看著閆偉民道:“閆老師您有什么事嗎?”

  看到宋硯這幅模樣,閆偉民不由氣不打一處來,怒聲吼道:“我還想問你怎么回事,你為什么打架,人家三班的老師都找上門來了,你成績差拖全班后腿就罷了,現在居然毀壞班級名譽,我看你簡直是越來越不可救藥了。”

  宋硯一聽,頓時明白應該是薛元城找老師告狀了,心中對薛元城又看輕了幾分。

  “宋硯!!”

  閆偉民的聲音又提高了幾個分貝,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幾分不善:“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再不知悔改,我一定會向校長建議開除你。”

  “知道了。”宋硯低著頭回答道。

  “你坐下吧。”看到宋硯這幅“朽木不可雕”的模樣,閆偉民心中不由涌出一股深深的厭惡,暗自決定,如果這個小子再不知趣,一定要向校長建議開除他。

  “是。”

  宋硯應了聲重新落座,本想繼續趴著睡覺,但想了想,還是不要再觸老閆的霉頭。

  講臺上,閆偉民又一次老生常談,講解高考的重要性,讓大家一定要認真復習,爭取考上一個好的大學。

  宋硯,男,十七歲,身高一米八二,香城市本地人,就讀于圣夜中學高三九班,成績糟糕,不被老師所喜,尤其是班主任閆偉民看他尤為不順眼。

  其父母在他十歲時雙雙死于車禍,現在寄居于大伯宋世澤家中。大伯目前擔任香城市學教局的副局長一職,副處級干部。

  正是如此,校方才能容忍他這等差生的存在,當然,他能進入圣夜中學這等全市最好,甚至在炎黃國都比較出名的中學,大伯還是出了不少力的。

  對大伯,宋硯是心懷感激的,如果沒有他,以他糟糕的中考分數根本不可能進入圣夜中學。

  在吃穿方面,乃至零花錢,大伯也從來沒有虧待過他,正是以為這個原因,他在學校里格外低調,不想給大伯造成更多麻煩。

  不過,他卻很難將大伯家當成自己家,因為,家里有個尖酸刻薄的大伯母。

  大伯在家時,大伯母對他總是很慈祥,一旦大伯父不在,對方就變成了冷臉,并不時用尖銳的言語打擊他,他正處于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年齡,因此他對大伯母很是反感

  也是因為這點,他選擇住校。

  放學后,宋硯將書包放到了宿舍,只身向大伯家走去。

  今天是周五,明天和后天都不用上課。

  炎黃國學教部有明文規定,學校不得占用周末時間補課,一旦發現將進行巨額罰款。

  因此,哪怕離高考只有三個月,在周末學校也會按時放假。

  其實宋硯并不想去大伯家的,不過,大伯強烈要求,他不好拒絕大伯的好意。

  大伯家住紫晶苑高檔小區,炎黃國對公務員的待遇很好,大伯這個副處級,一年下來,加上獎金與福利也有百萬出頭。

  “篤篤。”

  宋硯敲響了大伯家的門。

  開門的是一個容貌美麗,體型高挑的妙齡少女,發現門外站著的是宋硯,對方扭頭就走。

  少女叫宋雪,是他堂妹,才十六歲出頭,身高卻已經超過一米七五,典型的模特身材,不得不說,老宋家的基因很好,男的高大帥氣,女的高挑美麗。

  而且宋雪也是圣夜中學的學生,同樣是高三,與他相比,成績一個天一個地,將他遠遠甩在身后。

  不知是不是受了大伯母的影響,宋雪一向對他這個堂哥十分冷淡,在學校碰到,從來不會向他打招呼,就算他主動打招呼,宋雪一般都不會理會。

  宋硯換好鞋,目光在客廳里一掃,卻沒有發現大伯,于是問道:“小雪,大伯呢,還沒下班嗎?”

  “單位臨時有事,不回來了。”宋雪冷淡的回應道。

  “哦。”宋硯應了聲,很想扭頭就走,和這對母女相處,他很有壓力。

  十分鐘后,宋硯端著碗,低頭默默的吃著飯,大伯母楊艷麗突然放下了筷子,語帶質問:“宋硯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嗯。”宋硯悶聲點頭,沒想到大伯母也知道了這件事,會是宋雪告的狀嗎,放學前,他打了薛元城的事在學校傳開了。

  “你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你知道你大伯為了將你送進圣夜中學費了多少力嗎?你就不能省點心,不要為他抹黑嗎?”

  “知道了,我以后不會了。”宋硯沉聲道,心中卻感到莫名的憋屈。

  吃過晚飯,宋硯悶悶不樂的離開了大伯家,耳邊還回蕩著大伯母教訓他的話語。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他眼中卻多了幾分茫然,他不知道他未來的路在哪里。

  以他糟糕的成績,就算最差的專科學校都考不上,不過他知道,如果他肯開口,就算再為難,大伯也會想辦法將他送入一座好的大學。

  但是,他不想再麻煩大伯,當年,撞死他父母的那個司機逃逸了,直到現在還未能抓捕歸案,因此,他一分錢的賠償金都沒獲得,所以,這七年,他吃喝用穿,上學的費用都是大伯掏的錢,或許正是因為這點,大伯母才會對他那般厭惡。

  他不想再拖累大伯了,更不想寄人籬下。

  說心里話,他也想把書讀好,考上一個好大學,但他真不是讀書那塊料,一接觸到課本上的知識腦袋就犯暈。

  “如果我是學霸就好了……罷了,等高考結束,我就去別的城市打工,有機會再償還大伯的恩情!”宋硯暗暗想道。

  “哎呦,誰砸我!”

  忽然,宋硯感覺腦袋被什么東西砸了下,接著就聽到“叮”的一聲,一枚銀色的戒指從他腦袋上彈落到地面,滾出一段距離才停下。

  彎身撿起戒指,宋硯下意識看了看四周,此處比較偏僻,并沒有別的行人,那么這枚戒指從哪里來的?

  難道從天而降?

  戒指的造型非常的普通,應該是純銀的,界面上沒有別的花紋,只有個阿拉伯數字“1”。

  但看著那個“1”字,宋硯的精神卻變得恍惚,耳邊隱隱傳來一陣空遠的聲音:“銀河戒指與宿主宋硯綁定成功,現在開始激活……!”

  第二章 逆襲從現在開始

  圣夜中學,男生宿舍樓,302寢室。

  宋硯坐在床沿,眼睛瞪得渾圓,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那片虛空,因為那里有個進度條,此刻進度條已經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叮,銀河戒指激活成功,進入系統界面。”

  進度條消失,一個簡約的黑白界面出現在宋硯視野中:

  宿主:宋硯

  等級:1級

  體能:130點

  精神力:60點

  技能:粗淺體術

  神通:無

  名氣值:9點

  屬性欄占據了界面過半位置,剩下的位置則顯示的是個七彩圓盤,圓盤中央有個大大的“獎”字。

  忽然,界面消失,跳出一個毛發雪白的可愛小貓咪:“你好宿主,我是戒指小精靈喵嗚,很高興為你服務。”

  看著這可愛的小貓咪,宋硯愣了楞才問道:“喵嗚,請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簡單,你很幸運,成為了一號銀河戒指的宿主,這是一款功能相當強大的輔助系統。”

  宋硯眼睛一亮:“系統可以幫助我成為學霸嗎?”

  “當然可以!”

  “那系統可以幫助我成為世界首富嗎?”

  “當然可以!”

  “那系統可以幫我追到漂亮的女生嗎?”

  “當然可以!”

  “耶!太好了!”聽到喵嗚的回答,宋硯忍不住手舞足蹈起來,腦海中已經幻想,自己在系統的幫助下成功當上CEO,迎娶到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

  “宿主,戒指系統贈送給你一次抽獎機會,請問你要使用嗎?”喵嗚的聲音再次響起,將宋硯從幻想世界拉了回來。

  “抽獎又是怎么回事?”宋硯問道。

  喵嗚認真的回答道:“只要積累到足夠的名氣值就可以進行抽獎,目前來說,只需宿主積累到20點名氣值,就可以進行一次抽獎。”

  “名氣值又是什么?”宋硯好奇問。

  “名氣值就是名氣的數量,比如你打架很厲害,只要有一個人認同或者崇拜你,你就能獲得一點名氣值。”

  “原來是這樣。”宋硯恍然大悟。

  “喵嗚,我現在可以抽獎了嗎?”

  “可以!”

  喵嗚消失不見,畫面再次回到那簡約的黑白界面。

  “宿主,你只需用手指點抽獎圓盤中間的獎字,圓盤就會進行抽獎!”喵嗚提醒道。

  “知道了。”宋硯伸出手指點在圓盤上的“獎”字上面,頓時獎字消失不見,出現了一根指針。

  同時,指針四周出現了七個不同顏色的格子。

  接著,指針飛快轉動起來,最后停在一個紅色格子前,在宋硯驚訝的目光中,紅色的格子上出現了“過目不忘”四個金光閃閃的字體。

  “嗖!”

  忽然,“過目不忘”四個字融化開來,化為一道金光飛入宋硯眉心,但他卻沒有感覺自己有什么變化。

  接著,宋硯發現屬性欄中的神通欄多了一個變化:

  神通:過目不忘(初級)

  “喵嗚,這個神通過目不忘怎么用?”宋硯再次問起喵嗚。

  “只需宿主在心中默念一聲過目不忘就可以了!”喵嗚回答道。

  “過目不忘!”

  宋硯在心中默念了一聲,然后就飛快的抓起一本英語書,開始記錄單詞。

  一分鐘后,宋硯合上英語書,閉目回憶剛剛記錄的一百多個單詞,卻發現一百個單詞歷歷在目,清晰無比。

  “好神奇的過目不忘!”宋硯忍不住贊美道。

  “宿主,過目不忘只是最低級的一品神通,而且還是初等,因此,每天只能使用兩個小時。”喵嗚的聲音適時響起。

  “只能用兩個小時啊!”宋硯有些失望,但很快,他就重新抓起英語書開始記憶單詞,即使每天只有兩個小時,只要利用好了,高考時,他未必不能考上重點大學,一時,他對未來多了幾分期待。

  兩個小時后,宋硯再次合上了英語書,短短兩個小時,他就將整本書上的單詞以及語法等記憶在了腦海中。

  閉上眼睛回憶了遍,卻是一字不漏。

  “呵呵!”下一刻,宋硯忍不住笑出聲來:“有了戒指系統,老子的逆襲人生從這刻開始!”

  周六,周日宋硯再次使用了過目不忘的神通,又記憶了兩本書上的單詞與語法。

  周一。

  宋硯按照往天的習慣,六點就起床,在操場上跑了五圈才去食堂吃早餐。

  吃飯時,他忍不住將系統界面調了出來,看著體能欄和精神力欄的數字,他在心中問道:“喵嗚,這兩個數字代表什么?”

  喵嗚的聲音直接在他腦海響起:“健康的成年人體能為100點,精神力也是100點,體能是人體速度,力量,耐力,彈跳力等的綜合數字,而精神力則是記憶力,理解能力,判斷能力等綜合值。”

  “擦,我的精神力才60,難怪我是個學渣!”宋硯有些郁悶的道。

  忽然,他心中一動:“喵嗚,怎么才能提高精神力?”

  喵嗚回答道:“戒指系統中有修煉精神力的功法,可以通過抽獎系功能進行抽取!”

  看著名氣值那欄顯示的“9”字,宋硯有些苦逼,這不是逼著他出風頭嗎?這與他低調做人的宗旨有些不符。

  “貌似我現在除了打架厲害點,就沒有別的本事,要怎么才能出名呢?”宋硯有些苦惱的想道。

  吃過早餐,宋硯回到宿舍提起書包往教室走去,一路上,他還在思索著如何提升名氣值。

  早自習是英語課,英語老師叫韓莎,從海外留學歸來的高材生,只有二十五歲,生得漂亮不說,對學生也非常有耐心,甚至對宋硯這樣的差生也半點歧視,很是受學生的歡迎,當然,也有不少男生把她當做夢中情人。

  剛落座,同桌李磊就將他那張肥嘟嘟的大臉湊了過來,低聲道:“宋硯,今晚八點,《創世神國》會進行不刪檔內測,放學一起去玩怎么樣?”

  《創世神國》是一款炒作了很久的3D網游,由炎黃國當紅大明星慕容欣月代言,很受玩家們的期待。

  “行,放學后一起去。”一邊說話,宋硯一邊拿出英語資料認真的看了起來。

  看到宋硯認真閱讀的模樣,李磊感到有些意外,按照慣例,宋硯不是趴在課桌上睡覺嗎?

  “宋硯你是不是病了?”

  “你才病了,認真看書!”宋硯瞪了李磊一眼,目光又一次回到了資料上。

  “切!”

  李磊不屑的撇撇嘴,心中卻認為宋硯這是在裝樣子,心中暗道:“看你能裝多久?”

  出乎李磊的意料,直到早自習下課,宋硯都在認真的看資料,甚至在下課后,宋硯也沒有離開座位,依舊認真的看著資料。

  在知道自己精神力不足后,宋硯就決定用笨辦法,用過目不忘神通將英語課本以及英語資料都記下來。

  而過目不忘神通在每晚凌晨就會更新,一旦開啟,會持續兩個小時,中途無法停下,正是如此,宋硯不想浪費這寶貴的時間。

  第一節課,英語老師韓莎抱著一疊試卷走了進來。

  “同學們,這套試卷最接近去年的高考題目,希望大家認真做!”

  進入高三后可說一天一小考,三天一大考,對于考試,大家都習慣了,因此,這次的英語測試,大家并不感到意外。

  宋硯聞言,眼中卻閃過躍躍欲試的光芒,他記了那么多的單詞和語法,不知這次英語考試成績能提升多少?

  第三章 第二次抽獎

  英語總分150分,宋硯記得自己考得最好的一次,考過75分,也就是說,他最好的一次,離及格線也要差15分。

  發下來的試卷還帶著絲絲墨香,寫好姓名后,宋硯并沒有馬上開始做題,而是大概瀏覽了下題目,發現大部分題目都不算太難。

  深吸一口氣,開始做題。

  一口氣將兩頁卷子做完,這種感覺十分舒暢,伸了個懶腰,并轉動扭了扭稍稍發酸的脖子,宋硯繼續做題。

  他卻不知道,一雙眼睛盯上了他。

  在韓莎的印象中,每次考試宋硯總會皺著眉頭咬筆頭,像今天這樣流暢的做題她還是第一次見。

  “難道他只是胡亂填寫答案?”

  想到這里,她心中不由有些失望,但卻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走到了最后一排站定。

  開考才不過二十分鐘,宋硯已經做完兩頁試卷的題目,開始做第三頁。

  接著,她的目光落在了宋硯的答案上,大致瀏覽后,她臉上不由閃過意外之色,因為宋硯正確率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這怎么可能?”

  她下意識想到,宋硯是不是做過這張試卷,但馬上她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這張試卷是她昨晚才排好的題,并且今早才打印出來的,根本不存在泄題的可能,而且這只是一次普通的考試,也犯不著去偷竊試卷。

  為了找到原因,韓莎在宋硯的課桌邊生根了。

  在韓莎到來時,宋硯就知道了,因為韓莎身上有種獨特的香味,清香著帶著一絲淡雅,十分好聞。

  一開始他還有些緊張,但漸漸,他就沉入到了答題的快感中,甚至忘掉了韓莎的存在。

  而韓莎則越來越吃驚,因為宋硯已經答完除掉作文的所有題目,她在心中做了一個大概的估分,分數已經達到90分以上,如果再加上作文的分數,應該不難上100分。

  據她所知,宋硯的英語考試從來沒及過格。

  對宋硯這個問題學生,各科老師都不怎么喜歡,甚至班主任閆偉民在私下提起宋硯時,坦言宋硯是顆老鼠屎,他就是為拉低九班整體成績存在的。

  但她卻不這么認為,在她看來,世界上沒有笨學生,只有不愿意學習的學生,所以,她對學生一直很有耐心,注重他們的興趣培養。

  等宋硯寫完作文,韓莎就默默離開了,宋硯的那篇作文雖然沒有值得稱贊的地方,至少在語法單詞方面找不到問題,還算中規中矩,就算再嚴格的老師來改題,也能給上15分,如果寬松點,獲得20分也不是不可能!

  考試結束,韓莎抱著試卷回到辦公室,她首先抽出宋硯的試卷進行修改。

  修改完畢,看著卷面上的分數,她不由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這個成績算不上驚艷,但比起宋硯往常的成績進步實在太大了。

  忽然,她心中一動,想要找宋硯來問問,他的成績為什么會進步這么大。

  考完英語,宋硯去廁所放了一次水,下意識調出了系統界面,突然,他的眼睛瞪得渾圓,因為他發現,名氣值那欄居然產生了變化,原來的名氣值是9個,現在變成了10個。

  貌似在今天他并沒有做出什么轟動的事情來。

  “難道是韓莎老師?”宋硯想到了一個可能,看來我這次的考試成績應該有了不小的提升,不然韓莎老師也不會對我產生認同感。

  “哈哈,不知這次考試的成績出來,會不會讓班上的同學對我產生認同感!”

  一時,宋硯有些期待考試成績能早點公布。

  貌似今天下午最后一節課也是英語課,說不定下午就能公布考試成績。

  想到這里,宋硯的心情變得格外的愉快,口中更是哼起了小調。

  三樓上,一雙眼睛睜正仇恨的盯著從廁所中走出的宋硯,喃喃自語道:“宋硯,今天放學后,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在宋硯的期待中,今天最后一節課終于到來,美美的韓莎老師抱著修改好的英語試卷走進教室。

  她的目光在宋硯的身上稍稍停留了一會兒,才開口道:“這次考試總體來說不是太好,不過也有幾個同學表現得比較好,超常發揮!

  宋硯同學請上來拿你的試卷。”

  “好的。”

  宋硯從座位上站起,來到講臺,從面帶笑容的韓莎手上接過自己的試卷,下意識看向分數。

  “足足106分!”

  雖然這個分數在班里只能算中等,畢竟他才使用過目不忘神通記憶了高三高二的課本,如果再將高一和初中的都記住,他的成績肯定還能提升不少。

  “大家知道宋硯同學這次考了多少分嗎?”韓莎向下面的學生問道。

  所有人都知道宋硯的成績很糟糕,聽韓莎這么一問,大家下意識認為,宋硯這次的分數肯定達到了歷史最低。

  “不會是零分吧?”

  “我猜五分!”

  “我猜二十分!”

  聽著下面七嘴八舌的聲音,宋硯十分無語,這些家伙實在太瞧不起自己了吧!

  韓莎的聲音再次響起:“好了同學們,你們都猜錯了,這次宋硯同學考了106分,可說是這次考試中進步最大的一個!”

  “106分怎么可能?”

  “他不會是抄襲吧!”

  “我靠,宋硯居然考了106分,肯定是撞了大運!”

  聽著學生們的質疑,韓莎有些哭笑不得,朗聲道:“同學們老師可以向你們保證,宋硯絕對沒有作弊,因為,我有全程觀看他答題!”

  “什么?”

  對韓莎的保證學生們還是非常相信的,一時,不少人都露出了吃驚之色,不可置信的盯著宋硯。

  “宋硯同學希望你能再接再厲,請回到座位吧!”

  宋硯敢回到座位,李磊又一次湊了過來,意外道:“小子行啊,你這是一鳴驚人啊!”

  宋硯笑笑沒有多說,因為他此刻已經調出了系統界面。

  看著那簡約的系統黑白界面,他卻感到格外的親切,因為,此刻,名氣值那欄又發生了變化,一下子由10變成了23。

  也就是說,他可以進行第二次抽獎了。

  發下試卷后,韓莎對試卷上的幾道難題進行了講解。

  放學鈴聲響起,李磊有些興奮的向宋硯道:“走,我們去網吧!”

  “八點才開服,你先去,我等會來找你。”宋硯帶著敷衍道,因為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進行第二次抽獎。

  第一次抽獎抽到了“過目不忘”這個神通,第二次會抽到什么呢?

  很快,教室里就只剩下宋硯一個人,他飛快調出系統界面,伸手點在抽獎圓盤那個大大的獎字上。

  頓時,指針出現,并飛速轉動,最后定格在一個黃色的格子上。

  第四章 以一敵百

  高三九班的教室里,宋硯雙目死死的盯著眼前的虛空,抽獎指針定格在黃色的格子上,他的心也隨之變得激動。

  光輝閃過,黃色的格子上出現了四個字:中等體術。

  緊接著,四個字融化開來,化為一道金芒沒入宋硯眉心。

  “嗯!”

  宋硯發出一聲悶哼,因為這次,他不僅感覺腦袋發脹,就連身體也好似充氣脹大了一圈,十分難受。

  一分鐘。

  兩分鐘。

  五分鐘。

  那種怪異的難受感如同潮水般退去,而宋硯卻感覺自己的腦海中多了許多的格斗知識,同時,身體中還多了一股爆發性的力量。

  心中一動,他揮拳打在墻壁之上。

  “啪!”

  墻上的一面瓷磚應聲而碎,化為碎片啪嗒掉落在地。

  “好強!”

  宋硯摸著自己的拳頭感慨自語。

  再次調出系統界面,技能那欄又產生了變化,粗淺體術變為了中等體術。

  同樣變化的還有體能和精神一欄,體能由原來的130點增幅到500點,精神欄只增長了區區10個點,達到了70點。

  “喵嗚,體術分多少個等級?”宋硯在心中問道。

  喵嗚的聲音在宋硯腦海響起:“分初等、中等、高等、最強四個等級。

  初等體術能以一敵十,中等體術能以一敵百,高等體術以一敵五百,最強體術以一敵八百!

  當然,這有個前提,那就是你的敵人都是普通人。”

  “嘿嘿,太好了,以一敵百!沒想到我居然也有這么厲害的一天!”聽到喵嗚的解釋,宋硯忍不住傻笑起來。

  圣夜中學校門附近的冷飲店,薛元城臨窗而坐,目光不時掃過校門,眼神中帶著幾分期待。

  而在校門外,有六名穿著打扮不似學生的青年蹲在地上抽著煙,一旦看到漂亮的女生從校門走出,他們都會發出陣陣怪笑或者對女生吹口哨。

  “宋硯怎么還沒出來?”薛元城咬著吸管,問坐在他對面的跟班學生馬康,他臉上還沒完全消腫,隱隱可見指頭印。

  “薛少放心,我們有人在學校里盯著,他跑不了!”王飛自信道。

  “那就好。”薛元城點點頭,眼中閃過一絲怨毒之色。

  “宋硯。”

  宋硯走出教學樓不遠,聽到身后有人叫他,轉身看去,發現是美美的的韓莎老師。

  “韓老師您好。”

  “你怎么才走?”韓莎走近,微笑著問道。

  “您也不是才走么?”宋硯笑呵呵的道,獲得戒指系統后,宋硯發現自己有底氣多了,即使面對美美的韓莎老師也能保持坦然。

  看著宋硯在自己面前居然這般淡定,韓莎稍稍有些意外:“老師在修改試卷,咱們一起走吧。”她不止帶高三九班的英語課,還兼認高一五班的英語老師。

  “榮幸之至。”宋硯點點頭。

  韓莎再次一愣,隱隱覺得宋硯身上應該發生了某種變化,現在的宋硯比她印象中自信帥氣多了。

  師生二人并肩向學校外走去,夕陽西下,一抹斜陽傾瀉在他們身上,正好有名學生看到了這一幕,下意識揉了揉眼睛,覺得這二人好搭……簡直就是一對金童玉女。

  謝昆初中未畢業就開始出來混,混了五六年,手下也聚攏了十多號小弟,也算是有了幾分名氣。

  今天香城市著名富商薛萬生的兒子居然聯系上了他,開價一萬,讓他帶人狠狠教訓圣夜中學一名叫宋硯的學生。

  現在已經放學近二十分鐘,那個叫宋硯的學生還沒出來,他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昆哥,你看是不是那小子!”

  忽然,小弟指著一對向校門口走來的那對男女道。

  謝昆連忙拿出手機,看了眼宋硯的照片,惡狠狠扔掉手中的煙頭,冷聲道:“目標來了,準備干活!”

  “宋硯,我走了,再見!”

  “再見,韓老師。”校門外,宋硯揮手向韓莎道別。

  就在這時,六名青年圍了上來,隱隱形成了一個圈,將宋硯給包圍了起來。

  本準備離去的韓莎看到這一幕,心中一驚,但卻快步沖了上來,擋在宋硯身前,警惕的盯著謝昆六人:“你們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看著眼前的美女,謝昆暗自吞了口水,說道:“美女,我們只想找眼前這個小子的麻煩,與你無關,奉勸你一句,最好不要多管閑事!”

  “我是圣夜中學的老師,他是我學生,我勸你們最好不要亂來!”韓莎眼中閃過一絲緊張,但宋硯是她的學生,她不能不管。

  看著挺身而出的韓莎,宋硯心中涌出幾分感動與感激,他上前一步,與韓莎再次并肩而立,并對她道:“韓老師,你先站到一邊去,這件事我能處理好。”

  宋硯一直在學校附近,一家叫做趙家拳武館學拳,在沒有抽到中等體術,以他的實力對付六個混混或許還有些勉強,但現在,融合了中等體術這個技能,他能以一敵百,六個混混又算得了什么?

  韓莎面色一沉,嚴肅道:“你不要逞能,你放心,老師一定會保護你的。”

  聞言,宋硯心中陡然趟過一道暖流,覺得此刻的韓莎老師是那么的美。

  “韓老師,請相信我一次,我絕對不是逞能,好嗎?”

  看著宋硯那嚴肅且認真的眼神,韓莎猶豫了。

  “美女你到底走不走,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了哦!”謝昆不耐煩的催促道。

  “相信我!”宋硯再次道。

  “好。”韓莎似乎被宋硯的自信所感染,點點頭退到一邊,不過,她還是將一只手放出兜里摸住了手機,一旦發現情勢不對她就打電話報警。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小子,我們也是受人所托,希望你不要怪我們,動手!”

  謝昆一聲令下,五名混混同時出手,一陣亂拳向宋硯打來。

  看著向自己奔來的拳腳,宋硯深吸一口氣,接著,他動了。

  只見他向左斜跨出一步,避開了一拳一腳,而他的左腿飛踢則出,與另外一只腿撞擊在一起,與此同時,他的雙拳平直揮出,正好迎上了另外兩只拳頭。

  “砰砰砰!”

  隨著三聲急促的撞擊聲,三名混混悶哼著倒退,而宋硯則快速收回左腳,并以左腳為支點,右腳如同鞭子般狂抽而出。

  “嘭,嘭!”

  這一次鞭腿直接將另外兩名混混掃到在地,動作干凈利落,簡直如同行云流水。

  在抽倒兩名混混后,他并沒有停止攻擊,身形一轉,飛沖而出。

  隨著一連串的撞擊聲,另外三名混混全部被他打倒在地。

  從戰斗開始到結尾,時間沒超過二十秒。

  看到這一幕,韓莎不由吃驚的張大了櫻桃小口,她沒想到宋硯打架居然這般厲害,三拳兩腳居然就將五名混混打倒在地。

  同樣吃驚的還有謝昆,見到自己的五名小弟統統被打倒,他就知道,他踢上鐵板了。

  忽然,他感到一雙凌厲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宋硯的聲音緊跟著響起:“看在你還比較講原則沒有波及無辜的份上,我不打你,帶上你的人走吧!”

  “兄弟,多謝了,這個情分我記住了!”謝昆眼中閃過一絲感激之色,向宋硯抱了抱拳頭,帶著五名小弟飛速離去,同時心中還無比慶幸,幸好自己沒有對那個美女老師動什么歪念頭,否則,那個叫宋硯的學生不會這般輕易放他們走。

  冷飲店內,薛元城看到自己花一萬塊請來的人居然這么灰溜溜的走了,是又急又怒,同時心中對宋硯的恨意又深了幾分,咬牙切齒道:“宋硯,這次就算了,下次定要你后悔終生!”

  第五章 趙家拳不外傳

  “哇,宋硯沒想到你這么厲害,快告訴老師,你是怎么做到的。”謝昆等人一走,韓莎快步走了上來,一臉興奮的問道,完全沒有了身為老師的矜持。

  聽到韓莎的夸獎,以宋硯的年紀不由露出自豪之色,挺著胸膛道:“韓老師,我已經學拳三年,對付一般的小混混自然不在話下。”

  “難怪。”韓莎點點頭,忽然,她做了個出乎宋硯意料的動作,居然伸手在他的胳膊上捏了捏,并吃驚喊道:“哇,你的肌肉好硬,果然不愧是練拳的。”

  被韓莎這么一捏,宋硯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甚至在韓莎手指觸及他身體的瞬間,讓他有種酥酥的感覺。

  發現宋硯突然沒了聲息,韓莎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有些唐突了,連忙放開了宋硯,并稍稍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定了定神道:“宋硯,以后遇到這種情況,最好還是報警,畢竟你還是個學生,這樣影響不好。”

  “嗯。”宋硯點點頭:“謝謝韓老師,我知道了,以后遇到這種情況我一定報警。”

  韓莎滿意笑笑:“那就好,好了,我就先回家了,明天見。”

  “明天見。”

  目送韓莎那美好的身影逐漸遠去,宋硯嘴角不由勾勒出一絲得意的笑容,被美女老師崇拜的感覺真好,下一刻,轉身向宿舍樓走去,圣夜中學的宿舍就修建在學校旁。

  回到宿舍,宋硯又一次調出了系統界面,驚喜發現,在抽獎后,名氣值只剩下3點,現在居然又增長了10點,變成了13點。

  “喵嗚,下次抽獎還是20點名氣值嗎?”宋硯問道。

  “不是,下次抽獎,消耗的名氣值將提升為50點。”

  “多了足足30點,是不是有些太坑爹了。”宋硯抱怨道。

  “宿主,戒指系統存在的目的是輔助你,如果抽獎要求太容易達到,抽獎功能就完全失去了意義。”

  宋硯想了想,認同的點點頭,的確是這個道理。

  在宿舍待了會兒,接著就去學校食堂吃了晚飯,宋硯就往趙家拳武館走去。

  趙家拳武館離圣夜中學只有一公里路程。

  館主叫趙鳳陽,趙家拳嫡傳人,一身拳術極為高明,即使之前的宋硯苦練三年,也不是他三招之敵,當然,這也有他沒有獲得趙家拳的真正傳承有關。

  據同在武館學武的資深學員說,趙家拳有三大絕技,一為趙家拳的看家拳法烈陽拳,二為九段呼吸法,三為虎躍步。

  三大絕技分別代表著武技,內功以及身法,三者合一,絕對能夠發揮出超常的威力。

  當然,這也只是學員們私下議論,趙鳳陽從來沒承認過,甚至宋硯聽到這個傳說后,當面問過趙鳳陽,對方只是笑而不語。

  現在,宋硯從系統中獲得了中等體術,實力大增,信心也隨之暴漲,暗道:不知道能不能打得過趙鳳陽。

  甚至他心中還涌出想要去找趙鳳陽過招的沖動。

  想到這里,他不由加快了腳步,加速向武館走去。

  宋硯剛進入武館,就有不少熟識的學員向他打招呼,他都一一回應。

  從更衣室換好衣服后,宋硯來到了跑步區,在跑步機上跑了十多分鐘熱身,就來到器械區拿起了最重的兩個啞鈴。

  試著練了幾下,卻感覺太輕,往常他用最重的啞鈴練臂力卻感覺有些吃力。

  隨后他又嘗試了其他的器械,都覺得不怎么帶勁,這讓他意識到,現在他的體能遠超普通人,這些器械已經不適合他。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深藍色運動服,背著一個黑色背包的短發年輕女子走進了武館。

  女子身高有一米六五左右,即使穿著寬松的運動服也難掩那火爆的身材。

  更難得的是,女子有一張美麗精致的娃娃臉。

  這位女子叫趙小雨,是館主趙鳳陽的親妹妹,今年二十歲,香城大學大三的學生,聽說念的是計算機系。

  但卻沒有一個人敢小看她,因為她的武力值非常高,在武館中,除了他哥趙鳳陽外,沒人打得過她。

  趙小雨一出現,正在鍛煉的學員們紛紛圍了過去,七嘴八舌道:

  “小雨又變漂亮了。”

  “小雨妹子今天要練拳嗎?”

  “小雨妹子,不如我陪你過上幾招!”

  面對周遭的殷勤男學員,趙小雨神情十分輕松,笑呵呵的道:“只要你們不怕找虐,就來陪我過招!”

  “小雨妹子果然霸氣!”

  “霸氣側漏啊!”

  男學員們又拍起了馬屁。

  宋硯可沒有去湊熱鬧,因為這趙小雨似乎對他情有獨鐘,在和其他學員切磋時,她都會手下留情,唯獨和他切磋,每次都把他揍得很慘,這讓宋硯很是懷疑,他倆前世是不是有仇。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若蘭書城] 回復數字162,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很快,趙小雨就換了一身貼身背心以及一條黑色的短褲走了出來,將她的身材襯托得越發火辣,尤其是胸前兩團,簡直快要破衣而出。

  不少男學員都暗自吞了吞口水。

  “誰先來。”

  趙小雨跳上了擂臺,朝著一眾男學員喊道。

  “我先來。”一名高大的男學員搶先跳上了擂臺,不得不說,男人都是賤骨頭,明知不是對手,依舊要跑到擂臺上受虐。

  果然,不出五招,那名高大的男學員就招架不住趙小雨的攻擊,被直接踹下了擂臺。

  “還有誰來。”

  趙小雨一臉傲氣的站在擂臺上,掃過眾人,英氣勃勃的喊道。

  “我來陪小雨妹子過招!”又有一個男學員跳上了擂臺。

  結果不用說,又是三五兩招,就被趙小雨給踹下擂臺。

  接下來,相繼有六個男學員上去挑戰,都被趙小雨輕松給收拾,連戰八局,趙小雨額頭上連一滴汗液都沒有,可見她的體力十分強悍。

宋硯早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也沒有太過關注,武館的器械對他已經無用,加上他和李磊約定了去網吧玩游戲,所以,他準備換了衣服離開武館。“宋硯,你來陪我過兩招!”忽然,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若蘭書城] 回復數字162,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擂臺上的趙小雨輕蔑的向他勾了勾手指。下意識他想要拒絕,畢竟以前被虐狠了,但隨即想到,自己可是融合了中等體術,還怕她趙小雨干什么?“好!”于是宋硯微笑著點點頭,不急不慢的向擂臺走去。
  見宋硯答應得這般爽快,趙小雨倒有些意外,貌似這小子被自己狠狠虐了幾次后,無論怎么拿話語刺激都不肯和自己打,難道今天他吃錯藥了。

  看到趙小雨娃娃臉上的那絲錯楞,宋硯心中暗自壞笑:“趙小雨啊趙小雨,難道你還以為我宋硯是以前的宋硯,今天就讓你見識下我的厲害!”


相關鏈接:

上一篇:難為二度春 下一篇:鬧洞房的荒唐事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双色球50万大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