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鬧洞房的荒唐事

鬧洞房的荒唐事


狗在窗戶外面嗷嗷的叫著,因為它聽到了房檐上的貓高亢的聲音,那動靜在還有些喧囂的傍晚顯得非常的突兀刺耳。二八月,貓叫春,三棒子真心想把那貓拽屋里來給灌二兩白酒。
  喝了酒,吃了面,三棒子腳丫子這會正搭在被窩垛上抽著煙,看著屋里屋外的親戚朋友離開,然后又看到一群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光棍們哧溜哧溜的鉆進屋,舔著臉坐在炕沿山搭訕。
  “三哥,三嫂子好像喝多了,剛才我看著她在外面嗷嗷的吐呢。”一臉青春痘的四喜吐著煙圈笑嘻嘻的說。
  這三四個小子,都點頭,棍子把腦袋頂上的帽子一凝,帽檐朝右,有點斜視的眼珠子頂著三棒子接著說:“三嫂子讓不讓咱們鬧洞房啊。|”
  四喜接過話茬道:“我三哥的娘們,我三哥說了算,她敢不聽?”
  三棒子嘿嘿一笑,心里知道這群光棍小子的心思,也不點破,把煙屁股扔地上,看棍子踩滅了,才說:“我可管不住她,一會她要是翻臉了,你們可別說賴我。”
  老賴在一邊有點不樂意了,“操,我說三棒子,你說你啊,當初鬧我媳婦的時候你忘了?都給扣破了,咋?到你媳婦了你想躲了?我告訴你三棒子,你別玩那套里格楞,等會……棍子,四喜你們就給我按住了,我看這娘們敢蹦跶。”
  三棒子也不說話,在那一個勁的訕笑。“對啊,三哥,”棍子那眼睛看著三棒子但是大家伙總覺得他是在看四喜,“三哥你去年,鬧我哥那把,都特么噴我哥臉上了,我哥都沒說啥……”三棒子立馬瞪眼睛,“那是你哥讓我噴的,你忘了你哥當時都啥樣了,臥槽,看著咱們在那擺弄你嫂子,他自己竟然躲一邊擼,這能怨我啊,”
  棍子臉一下子就紅了,騰的一下站起來,氣哼哼的說”那我一會也噴你一臉,“
  三棒子一瞪眼”操,你敢,翻天了還,雞巴給你就揪下來。“
  棍子讓他一瞪眼,蔫吧了,低聲道:”那我就噴我三嫂子一臉。“
  “什么玩意噴我一臉啊。外面不都散了么,你們怎么還沒走呢?”
  棍子這話還沒落地呢,一個漂亮姑娘開門就進屋了,今天是張小花新婚大喜,自己家男人喝酒不行,吹牛在行,兩杯白酒下肚就讓人給架屋里來了,自己卻為了給親戚朋友敬酒喝了不少,迷迷糊糊的她可不知道這幫廝在屋里研究這怎么折騰自己呢,心里還惦記著這酒可別白瞎,扶著狗籠子吐了之后這才爽利,清醒了之后想起來自家男人在屋里窩著,也不知道出來送送客人,一點禮貌都沒有,小花抹著嘴巴子,一開門就聽到棍子說噴一臉,急忙就問“什么玩意噴我一臉啊。”
  剛才還鬧鬧哄哄的幾個人,突然就都閉嘴了,誰也不知道該怎么接話了,老賴年紀最長,也是結婚的人了,今天純屬就是來報復的,看著張小花進屋了,在看那紅色旗袍下面的妖嬈胴體,吞了一口口水道;“三棒子沒和你說吧,咱們這有個風俗……”
  “鬧洞房唄?”張小花看了一眼屋里這幾個人,心想著這幾個獸兒,我說他們剛才怎么一個勁灌我酒呢。原來憋著這個屁呢。在看三棒子,腳丫子搭在被窩垛上,眼睛迷離看著自己,一看就是多了,心里嘆了口氣說:”咋就你們幾個,人太少了啊。“
  一只沒說話的二狗子說:“就我們幾個和三哥好,別人都不好意思。”
  張小花點點頭,問“那怎么開始啊。我看你們都挺老實的,還鬧個屁啊。”心里卻又開始惦記著今天收的禮錢讓三棒子給藏哪去了。
  老賴把手里的煙頭一掐,扔在地上,笑嘻嘻的看著張小花,心里合計著這娘們真特么漂亮,比我那騷婆娘可強多了,但是這氣氛不對啊。四喜也覺得氣氛有點尷尬,一點也不熱鬧啊。于是出主意說讓三棒子站起來,三棒子死活不起來,說我就死這也不帶起來的,我看你們能咋樣。二狗子也不說話,直接上炕就把三棒子給扶起來了,讓三棒子靠在被窩垛上說,你就這樣,別動,然后又只會棍子,”棍子,你眼神好,去門口看著點,別讓外人進來就說鬧洞房呢。“棍子一臉不樂意的站門口了,張小花就看著二狗子把三棒子的褲子一扒,就剩下一條褲衩,然后對老賴和四喜一招呼。
  這倆老流氓小流氓趁著張小花還沒明白過來,就把她給抱起來按在了三棒子的褲襠上,二狗子說道,這叫美人上夾棍,來三嫂子,你給我三哥把棍兒拱起來,我們就不鬧了。
  張小花期初是一驚,因為旗袍里不知道是老賴還是四喜的手,摸到自己屁股了,拿手不老實,扒拉開自己的小內褲,手指頭在屁股肉上蹭啊蹭的,這才喝完酒身子正熱呢,讓手一摸,張小花就更熱了。
  就這個時候,她的臉,已經碰到了三棒子的褲襠上,鼻子尖撞到了三棒子的家伙,張小花就感覺哪里軟綿綿的,eng?怎么回事?怎么這么軟。
  二狗子哈哈笑著道:“三嫂子,你看我三哥現在軟踏踏的,”張小花回頭呸了他一口,卻被他按住頭壓在了三棒子的褲襠上繼續說:“你要是能給我三哥拱起來,咱就撤,你看咋樣。”
  張小花心說你小子還能比我了解他,兩下子就解決了的事,你們還是趕緊撤吧,我還得查錢呢。
  心里想著,看著三棒子的褲襠,張小花嗯了一聲,老賴這會把張小花的旗袍往上一撩,我艸,這老流氓什么時候見過這么漂亮的腚啊,圓滾滾肉嘟嘟的,還特別白,他咽了口口水道:“要是沒供起來,可別怪咱們哥幾個拱了你”
  張小花哈哈笑了,心里一陣的得意,自己家男人自己能不知道,就算現在軟,兩下子還不就挺起來了呀。當下又嗯了一聲,鼻子一拱,就聽三棒子迷迷糊糊的說:“臥槽,別答應啊。”
  二狗哈哈笑了,“:三哥,來不及了,三嫂子答應了。”說著他往被窩垛上一坐,看著下面張小花的動作。
  三棒子估計是真喝多了,迷迷糊糊的倆手抱住了張小花的頭,小花心里還在得意呢,我把他褲衩一脫,然后一口咬住,立刻就硬,這招百試百靈,兩分鐘你們這幫獸兒就得給我走人,哼哼,三棒子把錢藏哪去了呢。她一邊想著一邊伸手就去拽三棒子的褲子,結果二狗彎腰按住了她的手“三嫂子,只能用嘴。”
  小花感覺自己的后背一涼,不知道是誰,從后面把旗袍的拉鏈給拉開了,她整個后背就都露了出來,然后胸罩一松,她心里一驚,接著感覺內褲也被人給扯住了,今天天熱,小花為了避免穿內褲在旗袍外露出痕跡來,特地穿了一條丁字褲,只有一條繩兒兜著自己的腚溝子和前面的小穴,先前有人摸她的屁股,她還沒覺得怎樣,但是這會被人用手勾住了拉開,她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屁股都暴露了出來,心里一陣的緊張,但是又不能大聲的喊,萬一外面的親戚和公婆聽到了闖進來,她張小花可就沒有臉見人了。怎么辦,怎么辦。又不讓用手。張小花著急了。
  她張開嘴,忍受著屁股被摸的羞恥感覺,只想著馬上就結束這樣的鬧劇。可是,越是緊張,動作越是不利索。
  啪……
  她的身子一顫,后面的那只手,把勾起來的內褲松開了,帶著彈性的內褲啪的一下彈在了她的屁股上,狠狠的撞擊在了她的菊花上面。“矮?老賴,你會玩啊,三嫂子的腚眼被打抽了一下。”這是四喜的聲音。門口棍子嚷嚷道:“啥時候讓我進去啊。”二狗哼了一聲,就你眼神好,看著點,一會的。
  小花想要哭。她知道現在自己的屁股已經光溜溜的被老賴他們看光了,剛才那一下,自己應激反應下,屁眼一定是在不住的收縮,他們這幫獸兒,怎么這么下流啊。三棒子你這死鬼,倒是給我硬啊。她終于用牙咬住了內褲邊緣,往下一扯,露出了三棒子黑乎乎的毛來,剛想往下在拽一點,而這個時候,被老賴再一次勾起來的丁字褲,又彈在了她的屁股上,這一次,沒有彈在菊花上,而是啪的一下彈在菊花旁邊,小花吭的一聲,身子又是一抖,結果內褲脫口,又彈了回去。
  而小花則一頭栽在了三棒子的褲襠上,身子一下子就軟了。二狗哈哈的笑著,點了一根煙,彎腰去把小花的旗袍袖子從胳膊上脫了下來,往下一推,小花也沒反抗,就這樣讓二狗把大紅的旗袍推倒了自己腰上,她從炕對面的穿衣鏡里看到了自己,赤裸的身子上,只有腰間掛著紅色,兩頭是白色軟潤的屁股蛋,和剛剛赤裸出來,搖晃著兩團嫩白大胸的肩膀。
  唔……小花閉上了眼睛,她想喊人,可是現在的樣子,赤裸裸的在這群獸兒的中間被圍困,唯一的辦法,只能是……三棒子你到是硬啊。
  四喜跪了,跪在小花身后,用手扒開她的屁股,老賴蹲在他身邊,用手指指點點。“吶,四喜,你以前沒見過吧。”
  張小花感覺自己的屁股被兩只手掰開了,呼吸的熱氣都噴到了自己的屁股肉上,一陣陣的燥熱,她努力的用嘴咬住了三棒子的內褲,繼續再繼續。另一只手把她的內褲扒拉開了,如果說剛才還有那么一條線在遮擋,張小花知道現在自己已經完全的被曝光了,啊啊啊,不要啊……她心里在哀求著,自己剛剛才刮過毛的地方,竟然被別的男人用手按住了,唔……在揉搓……啊……他的拇指陷進去了……可是自己為什么還有些興奮的感覺呢。
  :“吶,四喜,我大拇指按住的地方,是什么,”
  “是啥。老賴,這里真他么的軟乎。”
  “你按按,在揉揉”
  不……小花感覺兩只手拉開了自己最隱秘的地方,為什么他們要這樣,可是自己的身子卻熱的厲害。二狗說要三棒子硬起來才醒,唔……我已經含住了,老公,你怎么了呀。嗚嗚嗚……他們在……啊……誰的手摳進去了……
  小花只覺得現在自己的身體已經燃燒了起來一樣,下體被兩只手淫褻著,而二狗不知道什么時候抽完了煙,帶著煙味的手按在了小花的肩膀上,如同按摩一樣,雙手順著鎖骨往下撫摸著,慢慢的攀上了小花的雙峰。
  唔……奶子……也淪陷了嘛。
  “三哥竟然睡著了嘿,”二狗跨在了小花的后背,雙手從雙肩探過,手指頭捏弄著乳頭,回頭對老賴說。
  “他的酒量誰不知道,哈哈,”四喜把滿是粘液的手指在屁股上蹭蹭之后,低頭又開始仔細瞧著,“老賴,你說這咋倆眼兒呢。一個大一個小的,矮,矮”他帶著驚喜的語氣道:“這個還往外鼓鼓著嘿。”
  老賴哼了一聲,不屑道:“瓜娃子,那是尿尿的地方,小心你三嫂子噴你一臉“
  小花含住了三棒子的肉棒子,軟踏踏的像是一條蠶寶寶的家伙,被她吃的滋滋又聲,可是就是不硬,身后的快感卻伴隨著羞恥的感覺慢慢襲來,她嗯嗯的呻吟著,屁股竟然開始往后聳動著,配合著老賴的手指,棍子終于看不下去了,鎖了門大喝一聲我來了。說完就蹦上了炕,脫了褲子就要上。被老賴一巴掌拍開“你要死啊,只能玩,你三嫂子你都想操,是不是人。”
  可是,小花只覺得下體癢癢的,只覺得那一股股的水從自己的身體里涌出來,屁眼和小嫩穴只被手指玩的感覺,讓她難以自控的希望有人進入自己的身體,壓制住那種無邊無際的騷動。
  棍子斜著眼睛,嗯了一聲,“那我可以親一口么,就親一口。”
  老賴哈哈大笑:“親,使勁親,我們都親,臥槽這沒毛的逼,老子也沒親過呢,家里那個毛嘟嘟的,扎嘴。”
  {臥槽,寫多少了。爭取快點,一會還有事。哈哈。}
  棍子答應一聲,拍了拍小花的屁股,看著還在徒勞的吮吸這老公肉棒的小花,問道:”嫂子你逼是啥味的啊。“
  小花早就急不可耐了,突出三棒子的家伙道:“你舔舔,你給嫂子舔舔。”
  她說著,伸手去掰開了自己的屁股,然后整個人趴在了炕上也不在去吮吸三棒子的屌兒,整個人已經進入了一種求舔若渴的地步。
  棍子嘿了一聲,果真張嘴堵住了已經開始流水的地方,舌頭胡亂的在柔軟的腫脹的肉瓣上來回的蠕動,時不時的又整個含住吮吸,發出嘖嘖的水聲。
  小花受不了了。當棍子的舌頭舔到小豆豆的時候,她的身子一弓,后背頂在了騎在她身上的二狗屁股上,被坐的又往下一塌,急吼吼的用手抓住了三棒子的軟屌兒往嘴里塞,但是卻依舊是老樣子,三棒子這會睡的口水都流出來了。
  二狗一看這樣,心下得意,心想你們這幫傻逼,在后面玩到底也是摸摸舔舔,看我的。哼哼。
  二狗身子一偏,從小花后背起來,轉到前面一拽小花的身子,自己坐在了三棒子的旁邊把褲子往下一脫,抱著小花的頭就按了下去。
  已經被浴火燒的有點迷糊的小花,看著眼前翹起來的屌,想也沒想,吞了下去,一只手卻還在不閑著的去撫摸三棒子的屌兒。
  哧溜哧溜,前面的舔吃聲,配合著后面的舔吃聲,小花呻吟著,心里吶喊著。“來艸我啊,老公,他們……他們竟然這么玩弄你老婆……唔……好癢,舌頭插進去了"
  棍子無師自通一樣的,舌頭插了進去,開始了抽插的動作,老賴眼饞二狗,爬到前面去玩小花的胸,而四喜卻沒出息的在一旁對著小花的屁股擼了起來。
  唔……小花的身子蠕動著,棍子每一次的深入都會用臉頰撞擊到小花的屁股,鼻子更加夸張的斷斷續續的磨蹭在她的菊花上,她的身子隨著棍子一下下的前傾,然后往后聳動著。終于伴隨著小花一聲長長的從低到高的呻吟聲,她的身子一抖,然后不住的哆嗦,棍子就感覺已經杵的發麻的舌頭被腫脹的肉瓣擠壓了出來,然后就看到那已經翻開的肉瓣中間,一團嫩紅的肉壁一鼓一鼓的不住的蠕動。
  老賴經驗豐富,一看這樣,低聲道:“操,要高潮了,快點的。”
  他說完,一把 抱起來了小花的身子,二狗也一骨碌爬起來,看著老賴把小花放在炕上躺好,讓四喜夾住一條腿,四喜一邊擼一邊抱住了小花一條腿,而老賴則抱住另一條,空出一只手來掏在了小花的胯下,兩個手指頭一身,小花就覺得硬邦邦的彎彎的家伙插了進來,低聲的呻吟著身子依舊在抖著,而二狗則站在了她的面前,摟著她的頭,繼續插進了她的嘴巴聳動著屁股,老賴的手指彎曲著,抽動著,“棍子,來舔她的逼豆子,”老賴一邊快速的抽插,一筆吩咐棍子。
  唔……啊啊啊,嗷……小花終于放開了自己,聲音從塞著雞巴的嘴里斷斷續續的發出來,悶聲的哼唧著,然后張開紅唇,被雞巴將呻吟聲操回了喉嚨,
  老賴的速度越來越快,只聽到咕嘰咕嘰的水聲,以及四喜粗重的呼吸聲。
  唔……嗯……一個聲音,小花竟然哼出來了抑揚頓挫的感覺,然后她的雙腿在老賴和四喜的懷里不住的抖動,抽搐,腳丫子都勾勾著僵硬起來,然后棍子就感覺到他長在舔吃的哪里劇烈的起伏著,伴隨著老賴的手指猛的插入又突然的抽出,一股子液體猛的從哪剛剛還在發出咕咕聲的洞口里噴射出來,對面,是三棒子和小花的結婚照,小花笑顏如花,三棒子玉樹臨風。而這個時候,那股液體撲面而來,直接射到了結婚照上面,然后流淌了下來。
  唔……小花嘴里發著自己聽不清的囈語,伴隨著她的噴出,四喜終于挺著屁股,對著她的胸口,猛的擼動幾嚇之后,手擎著自己的雞巴,一股,兩股,白色的東西在空中劃過弧線落在了她的胸口。
  當小花停止了抽出時,二狗也抽了出來,看著她嘴角溢出的白色東西,二狗眉頭一挑,嘴角露出了一絲淫笑。哼,終于還是我占了便宜。
  可是,這個時候,小花突然抓住了老賴的大腿,一臉的嫵媚妖嬈。”唔……人家還要……逼……好癢啊……“
  老賴一看,立刻傻眼,我cao,不能這樣啊,在整就過線了。在看了一眼四喜棍子,棍子一臉的水,正用手抹呢,一邊抹一邊還聞:“怎么騷哄哄的。”這倆娃,一聽小花說還要,一臉的躍躍欲試,老賴急忙攔住道:“這就行了,在整就過分了。都回吧。”
  棍子臨走還不忘去摸一把小花的水逼,嘴里念叨著我回家我媽聞著這味還不得打死我啊。
  四喜說是啊。你背著她出來偷人,打不死你才怪呢。
  四個人抽了根煙,看小花緩過來了一點,這才開門走了
  小花則扒拉著三棒子,把他叫醒,“誒,老公,老公,他們都走了,你把錢拿出來咱查查呀。”
  三棒子一整眼睛,“我藏被窩垛底下了,操,辛虧我看的嚴實,不然老賴手腳不老實,真怕他給順走幾張票子。|”
  小花嗯了一聲,臉一紅,嗯,他確實手挺不老實的,挺厲害的。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拉破絲襪干隔壁極品騷婦 下一篇:聚會之后巧安排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双色球50万大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