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渴望肉棒的村婦

渴望肉棒的村婦



  夕陽把整個村莊染成了一片金黃,靜靜的湖水在微風的調戲下偶爾波光粼粼。村莊也正因為這個美麗的天湖來命名——燕郊村。

  此時村莊里的家家戶戶都炊煙裊裊,唯獨有一家的寫著“陸宅”的破舊院子里,聚集了很多村民,村民們有老有少,不過全部都為男性。他們早已備好了酒菜,卻沒有一個人碰他們眼前的餐具,似乎在等待著什么貴賓。只見村民們在低聲聊著什么有趣的事情,偶爾發出幾聲哈哈大笑。

  此時一輛黑色的帕沙特緩緩的駛進了院子,停了下來,圍在桌子前的村民馬上往轎車這邊聚集過來。每到周五傍晚,這一幕都會重演。

  車門打開,下來的是一對夫妻。男的長相丑陋,有點像畢姥爺。而女的卻是面色紅潤,體態豐腴。他們就是這“陸宅”的男女主人——陸武男和太太李春梅。

  陸武男下車后,打開了后備箱,村民們把他為得水泄不通,摟著他的肩膀的、搶著跟他對話的、忙著幫他把后備箱的東西提出來的,讓陸武男表面應接不暇,可心里卻笑開了花。自己每周都會回來兩天,可是村民們每次都那么熱情客氣,這待遇比村長的好多了。可···村民們的笑容卻顯得有些詭異。

  其實后備箱里也沒什么,只是些便宜的糖果餅干和一些散裝的自釀米酒。

  而這些帶給村民的禮物卻不是陸武男買的,其實連車都不是他的。他只是受他老板高大帥的安排,每周都要帶些禮物回來看望村民,每次回來看望村民的這兩天,高大帥都給雙倍薪水。當然禮物遠不止這些···在陸武男和村民們拿東西的時候,車的另一邊李春梅也下車了。村民們一樣把李春梅圍得密不透風,大家都嫂子錢嫂子后的叫著,問長問短。在陸武男眼里,村民們是因為尊重他,所以也會尊重他的夫人。可是,這,僅僅是陸武男的個人看法。

  李春梅下車后,村民們表面噓寒問暖,實則對她上下其手。

  李春梅車門都還沒得及關,高傲的乳房和俊俏的屁股早已布滿了村民的手。李春梅一邊被村民們摸著揉著,還要一邊回答村民們的噓寒問暖,讓在后備箱拿東西的丈夫不會發現異常。

  更有急色的年輕村民直接把手申進李春梅的裙子里面去,想直接襲擊眼前這位美人的小穴。

  只見李春梅臉上一變,差點就站不穩了,還好村民們早已把所有的手都放在了她的身上,扶乳房的扶乳房,扶屁股的扶屁股,這才導致沒發生什么異常狀況。

  村長劉建軍是個暴脾氣,一下把那小子拖出來,直接一腳就踢他個狗吃屎。

  陸武男見發生狀況,過來詢問:“老劉,又怎么了?劉文這小子又犯什么事了?”

  大家見陸武男過來了,紛紛收手,而李春梅只是淡定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看他們的熟練程度,這種事應該經常上演。

  村長反應也快,怒罵到:“這小子,在學校不學好,還天天想問老子要錢,老師天天打電話來說他抽煙翹課。要是這混小子有你家澤男一半懂事就好了,虧你們還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怎么不學學人家?”

  陸武男見狀,安慰到:“好了好了,孩子還是要慢慢教的嘛。他讀書不行,可能以后在其他領域有一番作為呢?先吃飯。”

  雖說嘴上這樣,可心里卻開心極了。劉文比陸澤男大一歲,可能因為母親早逝,從小就一副混混樣。陸武男也希望自己的兒子澤男別太靠近他,怕他影響到澤男,可是澤男卻把劉文當作最好的朋友。

  李建軍邊就坐邊罵罵咧咧的:“人家澤男周末還在補課,你呢?早早就跑回家了,你不是翹課是什么?”

  陸武男見李建軍怒氣未消,舉起酒杯:“來,大家先干了這杯,其他的事就先別說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嘛。”

  李建軍見陸武男舉起酒杯,趕忙陪著笑也舉起酒杯,同桌其他的七個村民也都舉起了酒杯,大家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李建軍放心酒杯,擺明妒忌的說:“你老陸倒是兒孫自有兒孫福了,大女兒夏蘭早早的就和高大帥的兒子高副帥定了娃娃親,現在都結婚了。二女兒秋菊現在又在外面讀大學,聽說也有男朋友了吧。”

  陸武男:“好像秋菊是和一個叫程仁的處對象了,我也不知道這人怎么樣。”

  李建軍:“你看,我沒收錯風吧。你小女兒冬竹又進了施拾一老師這個班了,這可是全縣城的尖子班,你還有什么好擔憂的?”

  陸武男一臉神器的笑了笑:“對,去年就進了。”

  如果他知道他女兒冬竹能上全縣的尖子班和成績沒有任何關系,而是他妻子被施拾一老師壓在胯下一個星期換來的,他還能否笑得出來?

  陸武男被連連戴高帽,連連碰杯,越喝越高興,不知不覺已經有幾分醉意,感覺膀胱快爆炸了,起身準備去上廁所。

  劉建軍見狀,趕忙叫到:“劉文,快陪你叔去尿個尿,免得他偷偷摳喉嚨把酒給吐了。”

  陸武男卷這個大舌頭:“什么屁話?我會吐?喝趴你們我都還清醒著呢!”

  說著就摟著劉文的肩膀走了,而劉文,只能很不情愿的跟著陸武男去尿尿了。

  陸武男前腳離開,本來正在喝酒聊天的村民們都安靜了下來,一個一個起身走到了李春梅的身邊。

  而坐在李春梅旁邊的劉建軍早已把手伸進了李春梅的衣服里探索,其他村民見狀紛紛加入其中。有的馬上嘴對嘴的和李春梅接吻,有的伸手進裙子里面摸李春梅的小穴。可是人多位置少,很多村民摸不到重要部位的,只能摸摸李春梅的腰和那肉棒出來蹭蹭李春梅的腿。

  這可苦了李春梅,自己的丈夫正在屋后面小便,自己卻被這幫村民弄得嬌喘連連。雖然已經派了劉文跟著丈夫過去,可是還會擔心丈夫聽到這里有女人的喘息。

  劉建軍把大家喝開:“急什么急,等等你想怎么玩不行?每個禮拜這個騷貨都會送上門給我們操,還怕沒得玩?給你們玩個新鮮的,看著!”

  村民們都把手松開,等著村長發號施令。

  劉建軍狠狠的捏了兩下李春梅的乳房,說到:“來,把裙子撩起來,把內褲脫下,讓我拔兩根陰毛玩玩。”

  李春梅乖乖的把裙子撩起,退下內褲。

  劉建軍摸了兩下李春梅的小穴,挑了兩根比較粗的陰毛,用力的拔了下來。雖說疼得兩腿直打抖,可是小穴的淫水卻比剛才的多了起來。

  劉建軍一手拿著這兩個陰毛,另一只手摸向了李春梅的小穴,說到:“賤貨!是不是拔你毛呢覺得很爽啊?怎么突然那么濕?”

  李春梅雙眼迷離,羞恥的點了點頭,還不自覺的自己捏了一下自己的乳頭。

  屋后傳來了劉文的聲音:“叔果真是說到做到,沒有吐,我現在就回去告訴他們!”

  大家聽到聲音都坐會了原位,李春梅已經到了高潮的邊緣,硬生生的把自己從淫娃蕩婦拉回了賢妻良母的狀態。李春梅則趕忙整理了一下衣服,裝作低頭吃飯。

  劉建軍把剛拔出來的兩根陰毛放到他的煙盒子內,等陸武男入座時,把裝有李春梅陰毛的煙盒子扔了過去,說:“先抽根煙提提神,抽完我們再繼續。”

  陸武男打開煙盒,剛想拿一支煙出來,卻意外發現了棲息在煙上的陰毛。他連煙斗沒來得及拿,大笑著把這兩根陰毛拿出來給大家看。

  陸武男:“哈哈哈哈,大家看看,老劉你干過什么來了?這兩根毛,你可別跟我說是頭發,傻子都知道,沒有長這樣的頭發。哈哈哈哈。”

  村民大頭接過話:“是哦,不但不是頭發,而且還不是男人體內出來的哦。”

  大頭說完之后用余光瞄了下真正吃飯的李春梅,此時的李春梅早已面紅花粉,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陸武男:“哦?難道最近老劉搞了哪家的騷貨?”

  村民老黑接過話:“哈哈,老早就搞上了,那騷貨真是騷得不行,老劉一個人都喂不飽她,老是要來找我們幫忙才行。”

  陸武男聽說后笑的合不攏嘴,村民們也跟著呵呵的笑著,只是他們的笑容都非常詭異,而他們都會時不時用余光打量一下剛才已經面紅花粉的李春梅。

  只見李春梅眉頭緊鎖,雙腿合得緊緊的在來回摩擦,時不時發出一聲細微的喘氣。

  大家討論說完黃段子后,陸武男發現妻子呼吸有些急促,問:“怎么了?不舒服?”

  李春梅好像突然驚醒般:“沒···沒有啊,可能今天有些累了,又喝了點酒,等等休息一下就好了。”

  陸武男聽聞:“劉文,把你嬸扶到房里去休息一下,你嬸又點累了。”

  劉文掩飾不住自己的興奮,假惺惺的走到李春梅的旁邊:“嬸,我扶你進房休息。”

  劉建軍見了這一幕,趕忙喊到:“來,我們繼續喝,女人和孩子可以去休息,你老陸可不行,你不是要把我們喝趴下嗎?來!”

  院子里有熱鬧了起來,當然,熱鬧的也不只是院子,還有陸武男的臥室內···劉文把李春梅扶到臥室后,把李春梅按扒在床上,掏出肉棒把她的裙子翻開,直接就刺進李春梅的花心深處。

  而李春梅被挑逗了那么長的時間,突然直接下體得到了滿足,失聲慘叫——“啊”!

  李春梅被自己的叫聲嚇到了,情欲旺盛間已然忘記了丈夫還在院子內喝酒。急忙把枕頭拉過來,把自己的嘴堵住。

  外面聽到叫聲,第一個反應起來的是劉建軍:“怎么了?你小子做事小心點!”

  劉文大聲應到:“沒事,有只老鼠,我會把趕出去的。”

  劉建軍寬慰到:“也是,這屋每個星期才回來住一次,有老鼠進去也正常,讓那混小子把老鼠趕出來好了,我們繼續。”

  此時陸武男也喝得暈暈乎乎了,也跟著點頭稱是,氣氛還是一貫的融洽。

  臥室內她的老婆李春梅可慘了,被劉文連續高速抽插了一百多下,爽得高潮連連,可是一聲也不能叫出來,只能用枕頭捂住自己的整張臉,不讓自己的呻吟傳到外面。

  此時的劉文也正實了陸武男剛才所言——劉文讀書不行,可能在其他領域會有一番作為呢?

  這個領域就是他的電動馬達腰和17厘米的堅韌炮筒,可是,這個不為人知的技能卻扎扎實實的用在了他老婆李春梅的身上。

  劉文雖然肉棒堅硬,可是血氣方剛。在沒有任何緩沖的情況下,連續抽插了一百多下,把精子如數的射進了李春梅的體內。

  在看趴在床上猶如昏厥的李春梅,上衣根本就沒亂。只是裙子被翻起,屁股上有幾個爪痕,下體凌亂不堪,乳白色的精子在慢慢的往外冒。

  “啪”!劉文拍了一下李春梅的屁股

  劉文:“騷貨嬸嬸,起來幫我清理一下雞巴。”

  看李春梅還是一動不動,又狠狠的扇了兩巴掌她的屁股:“騷貨!起來把我雞巴吃干凈!”

  李春梅把臉慢慢移開枕頭,呼吸還著急促,有點呆呆的看著劉文,時不時還打個冷戰。

  劉文:“剛才操得你爽不爽?”

  “嗯”

  劉文:“還想要嗎?”

  李春梅羞恥的點了下頭。

  “啪!”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到了李春梅的肥臀上:“那還不快點來幫你兒子的好朋友把雞巴吹硬?”

  李春梅扶著床邊慢慢的爬下床,跪在了劉文的胯下,把頭埋在了劉文的雙腿之間。

  大約過了兩分鐘,周圍突然安靜了下來,整個屋子就只有吸允肉棒的“呲呲”聲。

  很快,一堆凌亂的腳步聲正在慢慢靠近這個臥房。所有剛才在酒桌喝酒的村民都進來了,唯獨不見李春梅的丈夫陸武男。

  村民大頭首先進入房間的,映入眼簾的是李春梅跪在劉文的胯下,認真的吸允著肉棒。剛才在外面憋了那么久,又看到這一幕。大頭一個箭步沖了過去,把李春梅提了起來,掏出憤怒的肉棒順勢而入。

  其余的人也陸陸續續的進來了,劉文也意識到,自己享受好朋友老媽的服務也要暫時告一段落了。

  果然,劉建軍發話:“你小子已經爽了一炮了,你先出去看著那‘綠王八’,等等你再進來多操一次。”

  劉文乖乖的放開了李春梅,肉棒拔從她嘴里出來的時候還‘啵’的一聲。

  劉文剛騰出地方,馬上就有村民補上了他的位置,直接把肉棒插進了李春梅的喉嚨里。

  可惜劉文剛被吹硬的肉棒,心里暗罵:“這個‘綠王八’還說自己酒量有多厲害,那么快就被灌趴下了,要是再給我幾分鐘,屁眼我都可以玩了。”

  劉文出到了院子的酒桌前,拍了一下陸武男的后腦勺。

  只見陸武男趴在酒桌上呼呼大睡,對劉文的羞辱毫無反應。

  劉文坐到了陸武男的旁邊,點了一支煙,掏出手機看AV來解悶。可是屋內的歡聲浪語讓他根本沒辦法把注意力集中在AV身上。

  性愛狂歡才剛剛開始···

  屋內李春梅,早已是三洞全開,乳房的形狀一直在變換。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被一只只大大的手掌蓋住了。

  村民們要以最快的速度在李春梅的體內射精,好讓下一個人可以接上,就像超市促銷打折時候結賬一樣。

  李春梅則被搞得面紅耳赤,高潮連連,亢奮到了極點。現在的她腦子一片空白,只想得到更多的肉棒,強壯的肉棒。

  字數:4764
【完】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双色球50万大奖结果